李令华

李令华: 论最高法院对管辖海域司法解释存在的缺陷和不足

8月1日,最高法院发布了审理我国管辖海域相关案件司法解释(见下附文)。这个司法解释指出,我国管辖海域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内水、领海、毗连区、专属经济区、大陆架,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管辖的其他海域,等。这里存在的一个重要问题是:中国在东海和南海与周边海上邻国至今尚未划出明确的专属经济区与大陆架边界,中国与其他声索国海洋边界的位置划分原则仍然存在显著的分歧,这个问题需要首先去解决。海洋边界不明确、不清晰,必定会带来各种不测事件的出现,渔民们可能会受到伤害,特别是在波涛汹涌的海上作业,这在海洋捕捞活动中已早有先例,因边界模糊或管理不当,沿海国之间的渔业纠纷事件时有发生。不知道最高法院有没有注意和考虑到这个问题?

中国政府在1982年签署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之后,所有的立法都应该与《公约》的条文相一致,在不一致的地方应该加以修正,与国际接轨。1996年5月15日和2012年9月10日,中国政府曾经两次颁布领海基点和基线,但是由于缺乏认真仔细的研究和探讨,都存在着严重的错误。根据海洋科学调查,我国海域拥有平坦的岸线,在本来应该划正常基线的地方却划出了直线基线,因此需要对基点进行修正和补充。在不应该确定基点的地方,比如西沙群岛和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海区应该撤销那里的基点和基线。中国应该参照近年来世界沿海国对领海基点确定的实践,对1992年2月25日公布的《领海及毗连区法》第3条中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基线采用采用直线基线法划定,由各相邻基点之间的直线基线组成”等海洋法律条文要进行全面修正,并且尽早重新确定领海基点和基线,且提高技术水平,特别是基点位置经纬度的精确性。

中国是个海洋大国,有着漫长的海岸线,海洋各项立法需要慎重出台,不可视为儿戏。最高法院应该高度重视上述问题。

 

附 文

最高法院发布审理我国管辖海域相关案件司法解释

  今天(8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发生在我国管辖海域相关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一)》(以下简称《规定一》)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发生在我国管辖海域相关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二)》(以下简称《规定二》),分别就我国管辖海域的司法管辖与法律适用相关问题进行了明确,这两个司法解释将自2016年8月2日起施行。

  《规定一》明确,我国管辖海域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内水、领海、毗连区、专属经济区、大陆架,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管辖的其他海域,中国公民或组织在我国与有关国家缔结的协定确定的共同管理的渔区或公海从事捕捞等作业的,也适用《规定一》。(以下省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