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令华

李令华:中国现在要用心做好海洋法实践工作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是在1982年12月10日开始签署的,当天中国政府代表就在《公约》上签了字。1995年5月15日中国第一次颁布领海基线,以便落实《公约》中要求世界各沿海国进行海洋划界的准备工作。据悉,国家海洋局及下属有关单位主要负责领海基点的选择与确定工作。确定基点格外重要,它是执行《公约》的起点。各沿海国基点位置确定标准必须要统一。这样才能保证国际海洋划界公平公正,才能正确贯彻和执行《公约》其他的全部条文,否则《公约》的存在就失去了意义。

7月12日海牙仲裁结果严格规定了岛礁、低潮高地和水下礁石的法律地位,为世界沿海国进一步规范基点确定做出了贡献,值得肯定。《公约》规定,在平坦的海岸区应该画正常基线(即低潮线),在孤立的远离大陆的岛礁上不能确定基点,然而,中国两次宣布的领海基线,一次全部为直线基线,另外一次是在属于岛礁范畴的地物上确定了基线,违背了国际法。这样做,不仅损害了中国的国际信誉,并且阻碍了中国海洋划界的正常进行。

目前南海形势并不平静,声索国相互争斗几十年了,岛礁主权和海洋划界问题仍然突显。笔者认为,南海问题必定要解决的,还是早日解决好。欧洲北海各国和睦相处,亚洲南海不能总是在闹腾。通过双边谈判是解决不了南海问题的,需要各方共同磋商问题,解决争议,尤其在南海边界布局上要统一协调。域外势力总是有的,有支持的,也有反对的,但这主要是南海声索国之间能否把争端处理好,因为内因是主要因素。7月25日中国东盟联合声明提出南海各方承诺保持自我克制,不采取使争议复杂化、扩大化和影响和平与稳定的行动,包括不在现无人居住的岛、礁、滩、沙或其它自然构造上采取居住的行动,并以建设性的方式处理它们的分歧。这个意见是好的,特别是声索国“不在现无人居住的岛、礁、滩、沙或其它自然构造上采取居住的行动”这一具体措施,对化解矛盾、走向缓和是有益的,值得提倡和赞扬。笔者猜测,该共识大概是多方共同磋商和讨论的吧,所以南海多边谈判是十分必要的,不可或缺的。

东海宽度不足400海里,没有外大陆架之说,却向联合国大陆架委员会提出外大陆架申请,而南海宽度大于400海里,有外大陆架的说法,却没有申请,出现严重失误。依据国际实践,东海的问题应该是当事国首先画出(单一)海洋边界,再谈共同开发,一些官员专家非得要先搞共同开发,使得中日东海油气共同开发区一直名存实亡。大陆架自然延伸理论与中间线原则都不是当代海洋划界的理论基础,而双方都在坚持,这样只能拖延东海合作和开发的进程,中日双方都应该改变立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