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令华

李令华:谈一谈马英九对岛礁法律地位的说法

在南海仲裁判决结果出台之前一周,即7月5日笔者在博文中写到,南海仲裁案的出现在某种意义上是件好事,无论结果如何,它无疑会推进国际法,尤其是国际海洋法新的发展和完善,其中包括对于海洋中低潮高地、岛屿和水下暗礁法律地位的明辩。以及强调海洋划界必须与世界接轨,按照从领海基线划起,划出200海里专属经济区与大陆架边界,而不是一条占据南海绝大部分海域的历史线。

不出所料,本人的话言中了。仲裁结果,是由专家法官们判决的,符合当代国际海洋法发展的大方向,与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精神与条文规定一脉相承。判决对于海洋中低潮高地、岛屿和水下暗礁法律地位的明确,有利于南海海洋整体划界早日完成。显然,国内舆论上那种随便把仲裁判决说成是“一张废纸”的言论,是错误的,经不起时间和事实的打磨。目前世人对于南海中的低潮高地、岛屿和水下暗礁等海洋地物法律地位的关心和争论,是可以理解的。不同意见的碰撞会使人们更加理性。笔者相信人们会做出认真的比对,得出比较合理的结论。

关于太平岛是岛还是礁的问题探讨,应该说该岛有饮用水,岛的面积较大,有人常年居住,这是事实。笔者6月6日博文中曾同意过马英九对太平岛应该拥有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地位的说法,并认为由于太平岛与整个大陆比较起来毕竟面积小,不可能获得较大面积的法定海域。而据悉,前些日子曾就读于国际海洋法的马英九向现任台湾领导人蔡英文提出的10点建议中主张太平岛具有200海里的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这就不靠谱了。而近日,马英九再次投书媒体,把太平岛与人口多、面积大、与世界经济密切联系的新加坡同日而语,同样不合适。总之,扩大远离大陆,位置分散的岛或礁的法律地位,必定会干扰整个南海划界的布局。因此,笔者认为,将来所有的南海声索方应该在参考包括国际有关机构对于岛礁法律地位的案例与评论后,一起逐一评估和探讨各岛礁、低潮高地和水下礁石的原貌状况,再具体商定海洋地物的地位为上策。

马英九曾在他早年写的书中认为,钓鱼岛只拥有12海里领海,这种观点是正确的,符合实际情况。在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宣布领海基点和基线的作法违背了国际法,增加了黄海和东海海洋划界的困难,应作出修正。最近中国与东盟联合公报提到各声索国不再南海其他无人岛礁上驻扎人员,这对于减少冲突、缓和南海紧张局势是有益的,值得赞扬。

  

2006年台湾法律学者对中越北部湾划界中白龙尾岛法律地位的处理问题提出了质疑.他们认为根据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121条的精神,在海洋划界中应当把该岛作为零效力处理。即给该岛12海里的领海范围就足够了。在中越谈判中,白龙尾岛不仅拥有12海里领海,还划出了3海里的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区域。台湾学者认为,这个问题处理不好,将来对其他海域的划界,如与日本就钓鱼岛或与南海国家对小岛的划界效力谈判等都可能是有影响的。他们说:“虽然后来归属于越南的白龙尾岛在两国划界的问题上不成为决定性的问题,但其在划界上的作用值得探讨”。这段话,有先见之明。由此看来,台湾学者要比大陆学者对于国际海洋法的研究和理解更加深入和全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