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令华

南海争端“降温”分层次治理能够奏效吗?

面对海洋形势的不断紧张,国内就有人毫无条件地直接提出要搞海洋共同开发等名堂,以缓解争议,达到所谓的“共赢”。这无疑是一种天真和盲目的想法。国际实践表明,当事国只有首先划清楚(单一)海洋边界,再谈共同开发才是正道。中日两国2008年6月搞的世界上面积最小的东海油气共同开发区的名存实亡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现在有人提出对南海分层治理能否有效,值得讨论。

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兼职研究员、中国社科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研究员许利平先生前天在《环球时报》上纂文“南海问题应分层解决”。他在文章中说,最近南海问题朝着复杂化和国际化的方向发展,这种“高烧不退”的态势是对南海的和平与稳定的最大威胁。而对南海问题分层次治理,则有助于南海利益相关方共同管控分歧,增强合作意识,有效地给南海问题“降温”。许利平认为,南海问题的实质是岛礁主权之争,但围绕南海还存在渔业纠纷、海上搜救、海上犯罪等问题。这些问题如果分层治理,则有可能为南海“降温”,同时给解决岛礁主权之争带来政治互信基础。

许利平认为南海问题正朝着复杂化和国际化的方向发展,这种“高烧不退”的态势是对南海的和平与稳定的最大威胁。这个看法是客观的。然而,他说的“南海问题的实质是岛礁主权之争”并不全面,这里还应包括南海海洋边界的划定问题。文章中提到的渔业纠纷中扣押船只,抓捕渔民事件在南海频繁发生早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究其原因,这都是因为声索国之间正式海洋边界没有划定而造成的结果。国与国之间拥有一条合情合理的海洋边界,有利于渔业纠纷、海上搜救、海上犯罪等许多问题的迅速解决。否则,缺少海洋边界,各种突发事件仍会持续不断地发生,防不胜防。所以,在南海动荡的形势下,声索国最需要做的事情是各方平心静气下来,利用各种国际会议之机,依据国际法和当代国际实践,商谈岛礁主权处理和海洋边界划定问题是当务之急。谈不上应该有什么“分层次治理”或者“先易后难处理”的道理。所以,中国决策者、研究者以及谈判者应该把主要目标和精力用在海洋划界上。

在南京大学设立的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等所谓‘智库’研究人员,长期无视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海洋划界的条文,坚持所谓历史证据和因素,至今看不出他们有什么创新之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