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令华

关于南沙太平岛法律定位的思考

7月12日发表的南海仲裁庭判决书上写到,南沙群岛无一能够产生延伸的海洋区域,并认为南沙群岛不能够作为一个整体共同产生海洋区域。国际仲裁庭这一判决引起了有关政府和专家学者对南海岛礁、低潮高地和水下礁石等地物法律地位的特别关注。毫无疑问,该问题对于解决海洋争端和海洋边界问题的关系密切。从总体上说,这一判决是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关于岛屿条文相一致的,对统一南沙群岛海域地物的地位具有参考意义,有助于南海各声索国海域划界的实施。

南沙群岛作为地理学概念是可以作为一个整体称呼的,但是就其法律地位而言,毕竟这些岛礁总面积小,岛礁之间相隔距离远,且海域面积广大,因此不能作为一个整体。南海各当事国应该依据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条文规定,对全部地物进行科学调查,区别对待之,而不能作为一个整体去考虑。这里不可能确定领海基点和基线,同样也不能产生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事实上,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文莱及印度尼西亚至今都没有在南沙中央海域确立领海基线。中国海洋法学会对于南沙群岛岛礁法律地位一直存在着错误论述,即使最近就南海仲裁发表的声明也是如此。他们主张南沙群岛是一个法律整体,拥有广阔的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海域。因为这是一种过分的主张,不会给国家带来利益和安宁,也不利于南海划界的进程。

太平岛有饮用水,岛的面积较大,有人常年居住,这是事实。笔者6月6日的博文中曾同意过马英九对太平岛应该拥有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地位的说法,并认为由于太平岛与整个大陆比较起来毕竟面积小,不可能获得较大面积的法定海域。而据悉,近日马英九向蔡英文10项建议中主张太平岛具有200海里的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这就不靠谱了。这种主张是过分的,必定会干扰整个南海划界的布局。因此,笔者认为,将来所有的南海声索方应该在参考包括国际有关机构对于岛礁法律地位的案例与评论后,一起评估和探讨各岛礁、低潮高地和水下礁石的原貌状况,再具体商定海洋地物的地位为上策。

  有资料介绍说,2006年台湾学者对中国和越南北部湾划界中白龙尾岛法律地位的处理问题提出了质疑.他们认为根据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121条的精神,在海洋划界中应当把该岛作为零效力处理。直意说来就是给该岛12海里的领海范围就足够了。在中越两国政府北部湾划界谈判时,白龙尾岛不仅拥有12海里领海,还划出了3海里的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区域。台湾学者认为,这个问题处理不好,将来对其他海域的划界,如与日本就钓鱼岛或与南海国家对小岛的划界效力谈判等都可能是有影响的。他们说:“虽然后来归属于越南的白龙尾岛在两国划界的问题上不成为决定性的问题,但其在划界上的作用值得探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