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令华

中国与菲律宾怎样才能做好海洋共同开发?

南海仲裁案结果出炉后,菲律宾总统将派特使前来北京对话。中菲两国是海上近邻,都签署了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都是发展中国家,需要友好相处,共同发展经济。对话双方提出海洋资源共同开发是免不了的事宜。

笔者曾在2005年中国海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1期上发表一篇文章,题目是“中国海洋划界与国际接轨的若干问题”。文章提到海洋划界与共同开发的实践问题。文章说,有关国家通过“实践认为,两国之间首先划出一条单一海洋边界是“最好的结果”,而后再建立共同开发区。决策者、谈判者和研究者应当首先把划出单一边界的工作放在第一位”。当然,以上两者同时进行也是可以的。因为这里存在着开发收益与收入合理分配和海洋管理立法问题。当事国拥有清晰明确的海洋边界对于处理和解决上述问题至关重要。共同开发的前期功课需要做足、做扎实。否则,建立共同开发区难以成功。以中国与日本东海共同开发区为例,由于划界主张不同,双方出现了巨大面积的管辖重叠区域。两国政府在没有确立最终的单一海洋边界的情况下建立了油气共同开发区。2008年6月18日,两国宣布达成东海开发原则共识,并就共同开发东海的事宜达成协议。然而,共同开发区建立后,双方合作没有取得任何进展,分歧依旧,共同开发区一直处在名存实亡的境地,令人唏嘘。

根据目前南海有关国家出现的分歧和冲突形势,还是应该坚持先划出海洋边界,而后搞海洋共同开发这种程序好,只有正式海洋边界画清楚了,海洋开发或者海洋共同开发才会有适宜的环境和气氛。中国与越南北部湾口外海域划界谈判10年多过去了,不仅还没有任何成果,反而有时磕磕碰碰。中国还需要与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文莱一起通过双边和多边友好谈判与磋商,以早日解决南海边界问题。尽管这项工作是十分困难的,但是总得要迈开步伐。

国际海洋划界处在黄金时期,南海国家需要迎头赶上。中国有的官员和学者称,南海仲裁判决书是“一张废纸”,不是这样的事。如果动脑筋思索,如果细想就会认为,海牙南海仲裁判决书只不过是对《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条文作出了明确和清晰的解释,有利于南海声索国海洋划界和共同开发的顺利进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