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令华

南海将是新的国际规则诞生的地方

6月9日,在越南举行的中国与东盟国家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高官会上与会国官员重申,他们支持和平调停与解决南海海上出现的所有问题。这些问题包括了岛礁领土主权争议和海洋划界两种。几十年来,中国与南海周边国家在岛礁领土主权和/或海洋边界问题上一直存在明显分歧,小从渔业活动、油气开发,大至剧烈的武装冲突都在南海发生过。南海国家是海上近邻,争议的长期存在、无休止地争斗不利于南海任何国家的经济发展和友好互助。

南海问题需要和平解决。中国经济学家盛洪所写的一本题名“为万世开太平”的书中写到,对于倡导和平解决南海争端的这一规则的国家来说,会享受巨大利益。所以,南海的价值决不仅仅是南海资源价值的总和,它将是新的国际规则诞生的地方。这一规则将是人类的无价之宝。盛洪的意见十分正确。

南海仲裁案是复杂的,南海局势将会有巨大波动。中国要认真严肃和理性地对待仲裁结果。早在20年前,中国第一次颁布包括西沙群岛在内的领海基线就违背了国际法的规定,西沙群岛岛礁总面积小,海域范围大,不符合确定领海基线的条件。中国这样做,扩大了在南海的领土和海洋管辖范围主张,损害了自己的国际信誉,妨碍了本身海洋划界的正常进行。必须提倡,世界沿海国的领海基线确定标准必须统一,在平坦的海岸,应该划出低潮线。

南海仲裁案的出现在某种意义上是件好事,无论结果如何,它无疑会推进国际法,尤其是国际海洋法新的发展和完善,其中包括对于海洋中低潮高地、岛屿和水下暗礁法律地位的明辩。以及强调海洋划界必须与世界接轨,按照从领海基线划起,划出200海里专属经济区与大陆架边界,而不是一条占据南海绝大部分海域的历史线。

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把海洋分为内水、领海、毗连区、专属经济区、大陆架、群岛水域、公海和国际海底区域等具有不同法律地位的海域,同时还规定了海洋环境保护和保全、海洋科学研究以及海洋争端解决原则等一系列有关海洋利用的法律制度。目前《公约》签署国及团体已经达到170个。它具有权威性,是人类历史上迄今为止最全面、最完整的海洋法典。南海周围国家都是《公约》的签署国,所以解决包括仲裁案在内的南海所有问题的主要依据理所当然地应当是《公约》等国际法的各项条文规定,而决非其他。在人类命运共同化、经济全球一体化的形势下,中国等东盟国家都需要平静下来,不能在岛礁领土上大做文章,要提倡共享,而不是独占。南海所有声索国都要为南海的政治稳定和海洋划界做出积极努力和贡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