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令华

中国研究人员不可在仲裁案前后对南海形势抱薪救火

面对7月7日海牙国际仲裁法庭即将宣判菲律宾提出的南海仲裁案,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海洋法治研究中心一位研究人员写出以下文章公布于世,题目是:面对"后南海仲裁"的局势演变,该如何扭转乾坤? 在文章中他提出下面这样的建议:“加大岛礁管控,可以考虑设置防空识别区、划定南沙基点基线。仲裁庭一旦罔顾事实,作出对我不公正的裁判,我一方面可加大岛礁战略支撑功能建设力度,尽快形成实际管控和震慑,另一方面针对美国逐步升级的对我南沙及管控岛礁的“航行自由”行动,甚至不排除以设置防空识别区作为反制措施。此外,落实南沙基点基线的划定工作,也是回应美国“航行自由计划”和“南海仲裁”裁决不可或缺的另一反制举措,等等。”

笔者在前面的博文中一再强调过,南海由于海域面积大,岛礁陆地总面积小,又远离大陆,不符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条文规定的建立领海基线的标准。中国1996年5月15日第一次宣布的包括南海部分的领海基线在国际上缺乏公信力,在南海宣布处理防空识别区是不妥当的。如果颁布领海基点或建立防空识别区,只能加深南海周围国家与中国的矛盾,实际上是在抱薪救火。

目前在国内举行的南海形势讨论会上或者在中国派出参加南海问题国际研讨会等活动的官员与学者,同样应该学习并理解好《公约》各项条文规定,不可像前面提到的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海洋法治研究中心的人员在媒体上瞎说一气。南海需要和平与稳定,中国需要做出切实努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