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令华

云南大学武汉大学在南海问题上不要走歪道

南海仲裁案在即。《参考消息》报昨天8版上刊登一篇文章,并配有照片。文章题目是“多国史料支持我南海立场”。该文援引香港《南华早报》6月17日的报道说,云南大学和伊朗德黑兰大学的研究人员研究了从公元10世纪到17世纪的50张波斯地图,找到了被标志为中国海或中国湾的地方,一些大陆块被标记为“中国岛屿”。云南大学研究人员姚继德说,这些地图可以作为在该地区历史活动的“第三方证据,拥有毋庸置疑的权威性。报道说,中国人民大学的研究人员陈晓晨也找到了一本出版物,证明有争议的南沙群岛属于台湾高雄管辖。报道还说,在仲裁之前,中国大使和外交官正在全球演说,称南海纠纷应当通过双边会谈得到解决。新华社和《人民日报》记者采访了巴西、泰国等国的法律专家及政治家,为北京在南海问题上争取言论支持。

云南大学与6月11日笔者博文提到的武汉大学的研究人员,对国际法,特别是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应该加强全面学习,深入理解。所有中方人员和《参考消息》等媒体都要知道,根据签约国几十年来的国际实践,现代海洋划界操作需要考虑与处理领土主权问题,考虑海岸线构形与长度等在内的地理学状况,而不会考虑历史资料、历史线和海底地质地貌因素。这样处理问题才是正道。中越2000年北部湾划界谈判时,越南方面放弃了应用1887年清朝和法国确定的108°3′13″E子午线划界的设想。在这个问题上,越南是明智的。

南海声索方多,细致周道地处理各种分歧的必要的。国际海洋划界是门综合性科学。必须首先具有“陆地统治海洋”的基本常识,需要与国际接轨,需要确定好领海基线,然后由当事国依据《公约》精神与各项条文,通过友好的双边与多边谈判,才能划好边界,才能逐步使划界地区,如南海和平稳定,长治久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