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令华

解决南海问题能够是这些人士说了算吗?

      据新华社武汉4月17日电:“《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强制程序适用——聚焦菲律宾南海仲裁案”国际研讨会16日至17日在武汉举行。此次研讨会由国家领土与海洋权益协同创新中心和武汉大学中国边界与海洋研究院主办。来自奥地利、加拿大、韩国、瑞士、英国等国和中国(含台湾地区)的30多名专家学者就仲裁案裁决及争端性质等议题展开了研讨。参加会议的中国人士包括北京海洋局战略所的高之国、厦门大学的傅崐成和台湾海洋大学的高圣惕等。
      在笔者以前的博文中曾经专门对高之国、傅崐成等人士对于中国海洋划界问题、领海基线确定问题、南海“九段线”等问题的错误阐述作出过严肃批评。
      今年3月24日,本人在博文“高之国对于领海基线确定的错误认识必须得到改正 ”中说到: 高之国是现任中国籍国际海洋法法庭法官、国家海洋局海洋发展与战略研究所所长。由于缺乏国际海洋法理论上的学习和研究,高在他发表的文章和他主编的国际海洋法论文集中,对国家领海基点基线确定的阐述出现许多错误,认为中国全部采用直线基线是应该的,认为南沙群岛应该确定领海基线。这对于海洋局势会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在高之国主编的2011年“国际海洋法问题研究”一书中的文章“论基线制度在南海的适用”(作者:河海大学法学院教师王志坚)妄议南海基线确定问题,认为在远离大陆、海域广阔,陆地总面积小的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可以划定直线基线,是错误的。高之国与文章作者至今都没有深刻认识错误。
     2014年11月26日,本人在博文“傅崐成在南海划界上的观点不靠谱”中写到:由傅崐成为主编的,并由上海交通大学海洋法律与政策研究中心、厦门大学海洋政策与法律中心、香港理工大学董浩云国际海事研究中心、(台湾高雄)中山大学海洋事务研究所以及澳门大学高级法律研究所共同加盟编辑出版的《中国海洋法学评论》2013年卷第1期上刊登了傅崐成所写的一篇文章,题目是:“维护中国在南海地区的国家利益——正名、服务、领导、划界”。虽然作者所起的文章题目名字很美丽,但是仔细品味文章内容后却令人困惑不解。与以前的感觉相同,笔者所担忧的问题一如既往,即:由于傅崐成缺乏认真深入地学习和深刻理解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精神和各项条文,缺少对《公约》生效后30多年来国际海洋法发展与实践的追踪调查和研究,该文章存在着不少严重的、且值得人们关注的问题,尤其是对于南海“九段线”和领海基线怎样确定等重要问题的论述不靠谱,不正确。这不仅会拖延南海划界的时间,使南海问题长期处在扯皮之中,而且会对中国在南海的国家利益和国际威望产生极其负面的影响。
      另外,这次武汉会议请来不少外国人士,国家又得花了许多钱财,感到没有意义。而这些人士对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各项条文的理解与国际上的其他专家相比,并不深入细致。通过他们的发言简单报道,可以看出:他们中的许多人对于领海基点和基线确定、对于《公约》74和83条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划界、对于中国的情况、以及对于国际海洋划界的趋势都是理解不足的。所以说,解决南海问题不是这些人士能够说了算的。

 

参考文件:

新华社武汉4月17日电“《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强制程序适用——聚焦菲律宾南海仲裁案”国际研讨会16日至17日在武汉举行。与会中外专家学者对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南海仲裁案表示质疑,予以批驳,并从历史、法理等角度展开了研讨。
    国际海洋法法庭法官、国家海洋局海洋发展战略研究所前所长高之国说,南海仲裁没有达到仲裁目的。仲裁的目的是对解决、管理争端提出方案和措施,但目前和两年前相比,仲裁反而让争端越来越复杂,南海局势越来越不平静。从目前仲裁庭所作所为来看,它已完全背离了公正客观立场,处处为菲律宾说项。
     国际海底管理局大会主席、国际海洋法法庭前法官赫尔穆特·图尔克说,国际法院和国际海洋法庭无论是在代表性,还是在权威性方面,都要优于由少数几人组成的仲裁庭。少数人意见容易导致国际司法裁决“碎片化”,容易造成司法判例前后不一,不利于维护《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宗旨和整体性,不利于国际法的发展。
    加拿大达尔豪斯大学教授菲利普·桑德斯说,当前,国际仲裁和司法判例扩权倾向严重,十分危险,它们应该持审慎态度。另外,一国的远洋群岛可以主张直线基线,这方面已有许多国家实践。
     瑞士伯尔尼大学教授托马斯·科蒂尔说,对于南海仲裁案,中方采取了不接受、不参与的立场,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这一案件不纯粹是一起法律争端,而更多涉及政治层面,菲提起仲裁无法解决双方的争议。中国需要提出自己的观点,让国际社会了解其立场和目标。即便中国在南海划定专属经济区,也不会妨碍航行自由。
    韩国仁荷大学教授金显洙说,中国和菲律宾应尽量以谈判方式解决彼此之间的问题。中国与东盟国家谈判达成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是解决南海问题的一个很好的法律框架,相关方面不应当忘记他们之前达成的协议。考虑到日美关系和两国在航行自由方面的相近立场,日本在南海问题上的态度值得密切关注。
   此外,台湾海洋大学教授高圣惕说,中国政府已明确表示对裁决结果不执行,关键理由是仲裁庭关于管辖权的裁决存在根本瑕疵。仲裁庭如果对一个案件没有管辖权,那它就无权审理案件的实体问题。仲裁判决后如果中菲之间依然有冲突,并不是因为中国不执行判决,而是因为仲裁不可能解决、也确实没有解决中菲之间的根本问题。
                              厦门大学南海研究院院长傅崐成说,仲裁庭的初步判决不仅伤害了中国,也伤害了国际社会。南海仲裁案的讼因,是经过刻意包装伪造的,必须刺穿这层“面纱”,让人们看清案件的实质,即涉及主权和划界争议。关于历史性水域问题,中国应加强研究和阐述,历史性权利跟公约给予我们的成文法权利是并行不悖的。
 此次研讨会由国家领土与海洋权益协同创新中心和武汉大学中国边界与海洋研究院主办,来自奥地利、加拿大、韩国、瑞士、英国等国和中国(含台湾地区)的30多名专家学者就仲裁案裁决及争端性质等议题展开了研讨。
  作者:吴植 滕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