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令华

关于南沙太平岛的法律地位问题

 

菲律宾提出的海牙国际仲裁法庭案引起了一些专家学者对南海岛屿、低潮高地和水下礁石等法律地位的特别关注。这个问题对于解决海洋争端和海洋边界问题的关系十分密切。国内许多官员和所谓海洋法专家往往对南海、东海局势夸夸其谈,很少有人能够坐下来认真探讨这个问题。刚刚结束的香格里拉论坛的官员们长期以来只是注重于打口水战,从来没有思考过这种深层次的问题,令人不悦。

太平岛位于南海中部,位置为北纬10度23分,东经114度22分。处在郑和群礁西北。岛呈长梭形,长1400米,宽335米,面积0.43平方公里,为南沙群岛中面积最大的岛屿。海拔平均3.8米。低潮时明显露出环岛的珊瑚礁。

6月4日,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研究人员刘海洋在环球网发表了一篇关于聚焦香格里拉对话会的文章,题目是:美菲又在香会找茬,中国怎么办。文章中提到了包括太平岛在内的南沙岛礁的法律地位问题。他说,太平岛法律地位将对菲律宾许多其他实质诉求有直接的影响,仅太平岛所产生的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就足以构成双方需要海域划界的情势,且对中方所有在该海域采取的活动提供充足法律依据,更不用说中方是把南沙群岛作为一个整体主张权利的。

  近日一位博友询问本人时说:您认为太平岛的专属经济区划多少海里比较合适?本人回答道:这个问题提得好。我想将来应该所有的南海声索方在参考国际上对于岛礁法律地位的案例与评论后,一起评估各南海岛礁、低潮高地和水下礁石的原貌后,再具体商定为佳。太平岛有饮用水,岛的面积较大,有人常年居住,这是事实。因此应该有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本人同意马英九对太平岛的说法。但是,由于太平岛与整个大陆比较起来毕竟面积小,不可能获得较大面积的法定海域。

笔者认为,刘海洋以及所在单位的南海问题研究人员,对海域划界中的南海岛礁法律地位的阐述是缺乏理论根据的,与中国海洋法学会最近就菲律宾仲裁案的声明一样存在着错误论述。南沙群岛作为地理学上的概念是可以作为一个整体的,但是,就其法律地位而言,毕竟这些岛礁总面积小,而海域面积广大,南海各国进行正式海洋划界时必须统一对海域内的每个岛礁、低潮高地与水下礁石等地物做出认真细致的海洋科学调查研究,依据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条文规定,区别对待之,而不能作为一个整体去考虑。 希望刘海洋能够认真学习国际海洋法,不要以讹传讹。

根据有关资料介绍,2006年台湾学者对中国和越南北部湾划界中白龙尾岛法律地位的处理问题提出了质疑.他们认为根据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121条的精神,在海洋划界中应当把该岛作为零效力处理。直意说来就是给该岛12海里的领海范围就足够了。在中越两国政府北部湾划界谈判时,白龙尾岛不仅拥有12海里领海,还划出了3海里的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区域。台湾学者认为,这个问题处理不好,将来对其他海域的划界,如与日本就钓鱼岛或与南海国家对小岛的划界效力谈判等都可能是有影响的。他们说:“虽然后来归属于越南的白龙尾岛在两国划界的问题上不成为决定性的问题,但其在划界上的作用值得探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