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令华

中国海洋法学会有资格谈论南海和东海划界问题吗?

      中国海洋法学会昨天发表了关于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南海仲裁案的声明(见: http://world.huanqiu.com/article/2016-05/8994683.html)。声明提到了南海海洋划界的问题,声明中说:中菲间相向海岸不足400海里,存在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重叠,需要进行海洋划界。这句话是不错的。中国与菲律宾是海上近邻,双方是要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15条、74条和83 条条文要求去正式进行海洋划界谈判工作的。

但是,近年来中国海洋法学会的主要官员与专家在媒体、书报上发表的言论,尤其是高之国、张海文等在2004至2011年期间所主编的5卷国际海洋法发展趋势论文集中不少论文内容都暴露了他们在南海、东海海洋划界问题上的错误理论和观点,其负面影响是恶劣的。

由于缺乏国际海洋法理论,尤其是缺乏对1982年《公约》条文以及签约后30多年来国际海洋划界理论与实践的深入研究,在他们纂写的或编辑的海洋法文章中,对国家领海基点基线确定和海洋划界原则的阐述中出现许多错误。尽管中国拥有平坦的海岸线,但认为中国全部采用直线基线是应该的,认为在远离大陆、海域广阔,陆地总面积小的南沙群岛应该整体上确定直线基线制度,并且拥有着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主要官员甚至还专门著书肯定南海历史“九段线”的法律意义。

     在宽度不足400海里的东海划界上,海洋法学会要员们一直主张早已过时的大陆架自然延伸理论,强调地质地貌因素,认为东海有外大陆架之说,从而造成国家申请东海外大陆架的严重失误。他们不明白在东海应该划出单一海洋边界,当事国国需要统一领海基线标准的道理,并疏忽对基点坐标精确度的要求。在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否能够确定领海基线问题上,学会官员指鹿为马,扩大了领土和海域主张,出现严重错误,给东海划界和当前的中韩海域划界增加不必要的麻烦。此外,还主张在有争议的海域搞共同开发,在传统渔场捕鱼等。
由此,中国海洋法学会是否能够有资质参与中国与菲律宾的海洋划界工作,是否能够正确评论南海争端,就不用鄙人去多说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