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令华

南海局势须朝向缓和方向发展

     有网友说,从2013年南海仲裁案提出来中国就已经宣布其是非法的、无效的,至今这三年时间里已经重复无数次了。南海争端和冲突仍在。南海区域需要一个良好的政治环境,形势需要早日稳定下来。不论南海仲裁案结果怎样,中国追求南海和平与稳定这个初衷是不能改变的。无论怎样,局势必须向缓和方向发展。中国与菲律宾等所有声索国应该坐在一起讨论南海问题,化解矛盾。目前国内主要媒体都谈论南海,笔者认为,媒体应该全面客观介绍南海仲裁案,不要持一边倒的舆论热炒下去。

南海国家都是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签字国,解决南海争端的主要依据应是《公约》的精神和各项条文,而绝非其他。南海“九段线” 是条虚线,不符合国际海洋边界必须是实线的要求和事实。黄岩岛等岛屿处在菲律宾的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之内,它只有12海里领海,不能产生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菲律宾向海牙仲裁庭提出了15项仲裁诉求,其前3条这样写到:⒈ 中国在南中国海的海洋性权利,如菲律宾一样,不能超过UNCLOS(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允许的范围;⒉ 中国主张的对“九段线”范围内的南中国海海域的主权权利和管辖权以及“历史性权利”UNCLOS相违背,这些主张在超过UNCLOS允许的中国海洋权利的地理和实体限制的范围内不具有法律效力; ⒊ 黄岩岛不能产生专属经济区或者大陆架(其他见附文)。

     难怪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副教授张明亮这样判断:裁决结果会有利于菲律宾,因为菲律宾所提诉求基本上都按照UNCLOS的具体协议和条文内容来撰写。他说:“中国的要求还有《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外的依据,譬如历史根据、其他国际法,但是中国的要求应该不是仲裁庭所考虑的主要因素。”张明亮说,菲律宾“做的工作确确实实非常精细、非常全面”。“虽然菲律宾比中国小,但在国际法方面积累的人才应该比中国有优势。菲律宾还请了美国的大律师、英美高校的国际法教授,他们的团队是专家团队、智囊团队。在根据UNCLOS条文拟订的理由方面,菲律宾已经做得非常充分。张明亮的意见是客观的。

根据南海形势和国内外的舆论,估计在仲裁和仲裁之后,南海“九段线”问题、岛礁领土主权以及海洋划界等争议问题将会继续激烈上演。南海的不稳定局势将依然会持续。南海问题必须按照《公约》等国际法来解决分歧。

 

附  文:

菲律宾向仲裁庭提出三个方面的15项仲裁诉求

⒈ 中国在南中国海的海洋性权利,如菲律宾一样,不能超过UNCLOS允许的范围;
⒉ 中国主张的对“九段线”范围内的南中国海海域的主权权利和管辖权以及“历史性权利”与UNCLOS相违背,这些主张在超过UNCLOS允许的中国海洋权利的地理和实体限制的范围内不具有法律效力;
黄岩岛不能产生专属经济区或者大陆架;
美济礁仁爱礁渚碧礁为低潮高地,不能产生领海,专属经济区或者大陆架,并且不能够通过先占或其他方式取得;
美济礁仁爱礁为菲律宾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一部分;
南薰礁西门礁(包括东门礁)为低潮高地,不能产生领海,专属经济区或者大陆架,但是它们的低潮线可能可以作为分别测量鸿庥岛景宏岛的领海宽度的基线
⒎ 赤瓜礁,华阳礁和永暑礁不能产生专属经济区或者大陆架;
⒏ 中国非法地干扰了菲律宾享有和行使对其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生物和非生物资源的主权权利;
⒐ 中国非法地未曾阻止其国民和船只开发菲律宾专属经济区内的生物资源;
⒑ 通过干扰其在黄岩岛的传统渔业活动,中国非法地阻止了菲律宾渔民寻求生计;
⒒ 中国在黄岩岛仁爱礁华阳礁、永暑礁、南薰礁、赤瓜礁、东门礁以及渚碧礁违反了UNCLOS下保护和保全海洋环境的义务;
⒓ 中国对美济礁的占领和建造活动:
(a)违反了UNCLOS关于人工岛屿,设施和结构的规定;
(b)违反了UNCLOS规定中国保护和保全海洋环境的义务;以及
(c)构成违反UNCLOS规定的试图据为己有的违法行为;
⒔ 中国危险地操作其执法船只给在黄岩岛附近航行的菲律宾船只造成严重碰撞危险的行为违反了其以UNCLOS为依据的义务;
⒕ 自从2013年1月仲裁开始,中国非法地加剧并扩大了争端,包括:
(a)干扰菲律宾在仁爱礁海域及其附近海域的航行权利;
(b)阻止菲律宾在仁爱礁驻扎人员的轮换和补充;
(c)危害菲律宾在仁爱礁驻扎人员的健康和福利;以及
(d)在美济礁华阳礁、永暑礁、南薰礁、赤瓜礁、东门礁渚碧礁从事挖沙填海和人工岛屿的建造和建设活动;以及
⒖ 中国应该尊重菲律宾以UNCLOS为依据的权利和自由,遵守其受UNCLOS规定的义务,包括保护和保全南中国海的海洋环境。同时,在行使其在南中国海的权利和自由时,应该对菲律宾在UNCLOS权利和自由予以适当考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