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令华

大陆架外部界限的确立与200海里以外大陆架划界的关系

广州中山大学法学院黄瑶廖雪霞两位教授于2013年在《当代法学》杂志27卷6期上发表的题目为“论大陆架外部界限的确立与200海里以外大陆架划界的关系——以2012年尼加拉瓜诉哥伦比亚案为引子”的论文,值得国内海洋法学界注意。

大陆架外部界限的确立与当事国200海里以外大陆架划界实践正如文章作者所说“是互相区别的两个事项,两者互不构成对方的前提条件。诚然,在实践中,两者相互联系,又互相制约”。中国与韩国在东海向联合国大陆架委员会申请200海里以外大陆架是盲目的做法,因为东海宽度不足400海里,没有外大陆架之说法。但是,认识到上述问题十分重要。下面是黄瑶廖雪霞文章的摘要:

“大陆架外部界限的确立与200海里以外大陆架划界的关系问题是海洋法理论与实践中的一个难点。2012年11月国际法院对尼哥案所做的判决似乎暗示:大陆架外部界限的确立是200海里以外大陆架划界的前提条件。然而,这一看法值得商榷。通过深入分析《海洋法公约》和大陆架界限委员会的有关规定,仔细考察该委员会的实践和国家实践,并认真解析有关司法裁决,可以认为:大 陆架外部界限的确立与大陆架划界是互相区别的两个事项,两者互不构成对方的前提条件.诚然,在实践中,两者相互联系,又互相制约,划界争端阻碍大陆架外部 界限的确立,而外部界限的尚未确立又阻碍划界争端的解决。其实,只要满足一定的程序及实体条件,司法机构可以先行对大陆架划界以打破僵局,而不宜把大陆架外部界限的确立当作200海里以外大陆架划界的前提条件。”

200海里以外大陆架划界而言,2012年缅甸与孟加拉案是国际海洋法法庭涉及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第一起判决案。国际上这种相邻沿海国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案在此之前就已有多例,这包括美国与俄罗斯、美国与墨西哥、英国与爱尓兰(一个在北大西洋,一个在凯尔特海)、澳大利亚与法国(一个在印度洋,一个在珊瑚海)、委内瑞拉与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并且在2013年尼加拉瓜与哥伦比亚也进行了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实践。国际著名海洋划界专家Victor Prescott认为这样的相邻沿海国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案全球应该有29起。

国际海洋法法庭的判决与联合国大陆架委员会的主张之间会出现怎样的联系与纠葛值得人们去观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