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令华

“坐山观虎斗”

4月8日,新加坡联合早报网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资深外交官吴建民批《环时》“很极端”。这是上月底吴在一次公开讲演中所说的话。他认为《环球时报》经常发表一些很极端的文章,其主编胡锡进“看不见世界的大势,抓不住主流”。为此,胡锡进做出了强烈反击。胡锡进说吴建民“代表了中国旧外交官的思维方式”。

吴建民与知名军事人员罗援去年就中国时局问题也激烈地辩论了一场,双方各不相让,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环球时报》胡锡进由于缺乏基本的现代国际海洋法常识和对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精神和条文的全面正确理解,其社评和发表的许多文章长期肯定了南海“九段线”,认为这条断续就是中国必须坚守的海洋边界线。这是错误的。因为它是条虚线,国际规则表明,海洋边界必须是实线。对于东海与南海问题,《环球时报》只发表舆论一边倒的偏激意见,这其中包括了罗援等人的片面说教,难怪吴建民说胡锡进很极端。

2015年7月20日,罗援在《环球时报》发表了题为“对彻底解决仁爱礁问题的建议”的文章。在这篇文章中,他没有站在解决整个南海争端的立场上观察问题,仅是谈到一个岛礁的事情,把领土主权和海洋划界(或者说海权)两者紧密相连的问题故意分割开来。他在文章中说中国当前存在的是主权问题而不是海权问题是极其片面的。

当然,胡锡进说吴建民“代表了中国旧外交官的思维方式”不是没有道理的。 2011年3月,在国家海洋局海洋发展战略研究所资助下,由法律出版社出版,以段洁龙为主编、徐宏、王宗来、欧阳玉靖、关键、易先良、贾桂德等人为副主编的外交部官员出版了一本名为“中国国际法实践与案例”的书。外交人员出版的这本书,笔者在早前的博文中已评论过。由于该书编辑和作者们缺乏对国际法,特别是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精神和条文的深刻认识和理解,对国家领海基点和基线怎样确定,对国际海洋划界的理论与实践,专属经济区与大陆架两种制度的关系与划界,外大陆架申请,以及对岛屿法律地位的确定等不少问题做出了随心所欲的解释,观点是杂乱的、滞后的。今年中韩海域划界谈判已经开场,外交部人员究竟怎样去面对?令人关注。

2011年8月,前驻法大使吴建民在《环球时报》上撰写时评《南海争端,中国克制是种自信》,这篇文章上网让许多网民印象深刻,但也受到不少读者的质疑或反对。吴建民对南海问题解决只是强调”克制”和”有信心”,从而就很有可能使南海争端任意地拖延下去。作为高级外交官,他对于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精神与条文的理解是肤浅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