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令华

关于黄、东海与南海海洋边界划分之说

根据30多年来现代海洋国际法的论与实践,因为黄、东海宽度均小于400海里,相邻和/或相向沿海国中国、朝鲜、韩国和日本之间只有正常地划出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单一海洋边界,而没有单独划大陆架边界之说,亦无外大陆架说法。凸显海底因素的国家领土(中国说大陆架)自然延伸原则早在1985年利比亚马耳他划界案判决后就已经死亡。在此后的划界案例中,在海岸相向宽度不足400海里的海域内,不论国际判决还是国家间谈判都不再去打开被视作为“潘多拉盒子”的海底地质地貌因素。所以,中国与韩国向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提出东海200海里外大陆架申请是盲目的、不应该的。

南海宽度大于400海里,由于沿海国都签署了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所以中国、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文莱和印度尼西亚除了能够画出200海里专属经济区与大陆架边界外,还可以继续向中央海区画外大陆架边界。鉴于《公约》76条外大陆架划定时地质地貌因素数据测量的复杂性及困难程度,并且依据相邻沿海国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如:缅甸与孟加拉(2012年)、美国与墨西哥(2000年)、美国与俄罗斯(1990年)、英国与爱尓兰(一个在北大西洋,一个在凯尔特海)、澳大利亚与法国(一个在印度洋,一个在珊瑚海)、委内瑞拉与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等案例实践,则可以采用中间线、角平分线或中间线/有关情况加以处理。

黄、东海与南海海洋地理环境最大的区别就是:一个宽度小于400海里,一个大于400海里。因此,划界状况迥然不同。但值得重视的是,与200海里专属经济区与大陆架海洋划界一样,相邻沿海国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也不在考虑复杂的难以测量的海底因素了,这是个进步,符合科学发展观。至于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就此事情的态度,笔者认为他们是认可的。现代专属经济区及大陆架划界的经验值得中国思考和学习。国内某些学者抓住海底因素不放,搞“刻舟求剑”,只能拖延海洋划界的进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