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令华

过分和过时的大陆架自然延伸主张只会给东海划界添乱

中国海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2期刊登笔者写的题目为“关于最终解决东海划界的理论基础问题——对坚持公平原则和自然延伸原则划界主张的质疑”的一篇论文。笔者在这篇文章中提到,东海宽度不足400海里,因此这里的海洋地理环境决定了只能由中国、日本和韩国三国政府进行正常的专属经济区与大陆架单一海洋边界的划分工作,只能依据东海的海岸构形状和海岸线长度通过成比例方法来布局边界位置,这样才会有划界技术操作的可行性。自从1985年利比亚与马耳他划界以来,国际实践已经告诉全球所有沿海国,200海里内海洋边界划定案例中大陆架自然延伸理论已经死亡。中国与韩国提出的大陆架自然延伸理论,以及日本坚持的中间线原则在东海都不能适用。单一海洋边界得到绝大多数沿海国政府与专家的认可和青睐。

目前中韩两国海域划界谈判同样要依据这个理论。当然,中日韩三国事前必须要统一领海基线确定标准,不能有长度过长的直线基线,都必须限制在24海里以内。在平坦的海区必须划低潮线,即正常基线。远离大陆的小岛屿不能确定领海基线。由于黄、东海水域相通,朝鲜方面亦理应如此。在海洋划界问题上,任何国家都不能无视国际规则,只有这样东海划界才能够顺利开展。

值得提出的是,国内近些年来甚至直至目前公开出版的许多涉及到海洋法问题的学术刊物,包括国家洋局发展与战略研究所出版的国际海洋法问题研究系列集、厦门大学与上海交大凯源法学院办的《中国海洋法学评论》等都主张在东海划什么外大陆架边界。中国也向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提出了东海外大陆架申请。并且,清华大学、中国政法大学等某些大学法学院的中青年教师或学者同样热衷于东海复杂的海底冲绳海槽的探讨和研究。对于划界技术操作是否可行,他们从来不去问究。这些非理性的划界主张和行为只能拖延东海划界的进行,浪费国家的钱财和物力。国际海洋划界实践表明,至今世界上还没有一条海洋边界是根据大陆架自然延伸理论成功建立的,包括近年来由国际海洋法法庭判决的缅甸与孟加拉的专属经济区与大陆架、以及200海里以外大陆架的边界。法学界需要明白,过分和过时的主张只会给中国海洋划界添乱。

2012年年3月,国际海洋法法庭就孟加拉湾中缅甸与孟加拉两国海洋边界争端作出最终裁决,孟缅两国政府均对裁决表示满意和接受。这意味着缅孟两国40年的海洋边界争端得到全面解决。这一案例的判决在国际上,特别是对于亚洲各国具有重要意义和影响。它表明海洋边界的早日解决有利于国家的经济繁荣和睦邻友好关系的发展以及地区乃至世界的和平稳定,值得中国及周边沿海国学习和思考。去年国内有学者在学术刊物上公开对国际海洋法法庭判决的缅甸与孟加拉案例不考虑海底因素提出批评,是错误理解国际海洋法理论与实践发展的表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