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令华

韩国专家朴喜权谈东海划界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普遍性

中韩两国海域划界已经开始,了解一下韩国有关学者和专家的意见和看法对于中国学者和专家来说是必要的。笔者前些日子曾经介绍过两位韩国专家朴椿浩(Choon-Ho Park)和 Hyun Jung Kim 教授 对于中韩两国领海基线的评论和有关大陆架自然延伸原则在东海划界理论上的论述。据悉,韩国专家朴喜权(Park Hee Kwon)曾是韩国政府与中国政府海洋法问题磋商和谈判的成员。2000年,他撰写了“海洋法与东北亚——为了合作的挑战”一书。虽然时间过去了16年了,但至今仍有意义。下面介绍书中开始部分他对于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称《公约》)普遍性的认识,供大家了解和参考。

在评价东北亚现代海洋法发展时,朴喜权认为:1982年《公约》已经得到这个区域中许多国家的广泛支持。近年中韩、中日和韩日双边渔业协议的签署使《公约》精神具体化。他认为,如果日本单方面坚持中间线划出专属经济区与大陆架界线,就会造成与邻国的更大冲突;而中国坚持自然延伸的原则,韩国坚持中间线与自然延伸的双重政策将会造成海洋划界的极端困难,东北亚区域要在一个合理的时间内达成划界协议几乎是不可能的,需要各方努力加快运作。他还认为,当代海洋法的发展使得领海基线问题更加具有重要意义,领海基线对于专属经济区与大陆架划界有着巨大影响,日本、中国和韩国的领海基线都有问题存在,在划界之前各国都应当根据统一的标准认真加以修正。

朴喜权说:1982年《公约》和有关《公约》第11部分的协议为国际社会建立新的海洋秩序组成了主要的法律文件。经过近十年的谈判,《公约》在1982年12月10日被采纳。它是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国际法编纂最复杂和最有创造性的成果之一。他说,自从《公约》1994年11月16日生效以来,成员国的数量有了明显的增加。根据联合国的一份材料分析,这种发展明显地反映了朝向广泛参加的趋势,并坚持由《公约》所建立的法律制度。一些工业发达国家近年同样表示要加入《公约》。这表明,一个人类和平利用海洋和管理海洋的新的时期即将到来。

假设《公约》对于正在形成的新的海洋秩序具有关键的重要性,那么对于这个法律文件的普遍接受是必不可少的。海洋占据地球表面面积的70%以上,普遍批准《公约》尚不会保证对海洋的和平与和谐的利用。《公约》的某些条文是那样地含糊和不完整,以致它本身几乎不能为各国之间解决海洋和海洋法问题提供特别的指导。但是,《公约》却表示了国际社会在实施海洋事务中的法律准则承担义务。它的普遍性将大大增加秩序和可预见性,把争端空间缩小到可控制的范围,并为解决它们提供法律方法。就海洋事务和海洋法问题来说,它同样会给各国的之间的关系带来巨大的稳定性。总之,《公约》的普遍性将会帮助建立有效的海洋管控所要求的稳定制度,以促进世界的和平、安全、平等和可持续发展。随着《公约》成员国数量的不断增加,人们预期在不久的将来它将越来越具有普遍性。

尚未成为《公约》成员国的美国给予了特别的重视。作为世界上重要的海洋强国和全球海洋国家的引跑者,美国政府对《公约》的批准与否对正在形成的世界海洋秩序,作为可能的情况来说,将具有重大意义。虽然1994年7月29日美国签署了协议,但是它还没有成为《公约》和协议的成员国。明显的是,美国政府正在继续从事着两个法律文件的批准。一个是海洋法委员会的海洋利用法律,另一个是以它的主席Louis Henkin的名字命名的“Henkin法律”,其在1993年充分地评述了《公约》对美国安全与经济利益的保护问题。美国在其利益上对《公约》坚持的立场是同样是由克林顿总统所表达。他强调了《公约》对美国国家利益的重要意义。1994年10月7日他指出,美国对《公约》和协议的的早期坚持,对于维持一个全面利用占据地球表面70%以上海洋的稳定的法律制度是重要的。

(The Law of the Sea and Northeast Asia: A Challenge for Cooperation, Park Hee Kwon(韩国), 20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