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令华

建立海洋边界 避免渔业冲突


早在1994年一位国际海洋法专家在他写的“扬马延案例与它对海洋边界划定国际法的意义”文章中曾经谈到渔区与专属经济区的关系。他写到,从理论上制定的规则来说,渔区与专属经济区的划定是有些不同的,专属经济区则要比渔区给沿海国更多的权力和管辖范围,然而渔区边界受到由专属经济区划界所支配的习惯国际法的影响。从国际实践上看来,渔区边界位置往往与专属经济区边界位置是一致的。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74条规定了海岸相向或相邻国家间专属经济区界限划定的条文。沿海国家200海里专属经济区,或渔区划界要求是公平解决。现在的状况是各国的专属经济区边界与大陆架边界往往合并为一条线,即海洋边界线。

就近日阿根廷击沉我国渔船而言,希望我国远洋渔船去国际海域捕鱼时,工作人员要尽量熟悉并遵守捕捞海域附近沿海国的海洋法律和规定,谨慎驾驶,不要随便到他国海洋边界以内的水域去进行捕捞活动,以避免不必要的事故或意外冲突出现,保护好自己的人身和财物安全。

海洋边界的确立能够使海洋资源开发更加安全,有利于捕鱼活动。中国要与周边所有海洋国家,包括越南、菲律宾和韩国等国,进行友好协商和谈判,早日建立起公平合理的海洋边界,切实避免渔业冲突。南海区域需要和平与稳定,这样有利于各方,彼此总不能老是争吵着吧。中国是大国,在南海问题上举足轻重。海南省政府在国家与南海邻国没有签署正式海洋边界的情况下,鼓励渔民去所谓“祖宗海”捕鱼,是不妥当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