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令华

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究竟能够创新什么?

昨天,3月10日,南京大学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朱峰在《环球时报》国际论坛版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击破美国“炮舰外交”不能单靠军事。文章中他提到未来南海斗争的重点在哪里等问题。朱峰认为南海博弈具有长期性,认为南海权益之争中国需要将自身的观念和行为同国际规范和国际制度建立起更为密切和自洽的内在联系,等等。笔者认为,与国内许多南海问题研究人员一样,朱峰强调了南海问题解决是长期的,没有从根本上提出如何解决问题的政策与方针。他们在观念上肯定了历史因素,对于国际规范和国际制度缺乏全面正确的研究和领会。大家知道,南海海洋边界一方坚持“九段线”,另一方认为应该按照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74与83条规定划200海里专属经济区与大陆架边界,两种对立的主张怎么能够“建立起更为密切和自洽的内在联系”?朱峰在这里不是空口说白话吗?他们究竟能够创新个什么理论?根本不可能。

南海争端已经持续数十年了,时间已经很长了。争端影响了各国彼此的睦邻友好关系,影响了该地区的海洋开发和经济发展,所以,南海争议解决不能继续再拖拉下去,需要尽快处理。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南海沿海国都需要主动积极地谈判、早日全面解决分歧,相互配合,实现共赢。南京大学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抛出南海问题长期论是一种舆论误导,是不符合时局的。

朱峰的这篇文章与以前他发表的文章一样,对于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解决南海问题中的重要意义和作用缺少深刻认识,对于领海基线确定和海洋划界理论原则他们从来没有深入研究,笔者对于他们的理论创新一直持着怀疑态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