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令华

中国须全面领会和执行《海洋法公约》各项条文

国家海洋局已故前局长罗钰如先生上世纪90年代初公开发表的名为“历史地、发展地、全面地看待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文章指出:要全面地看待这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这里有两层意思:一是不应只从某个部分或某一条条款来评估它,这是以偏盖全,因为某一条对自己不利就从整体上否定它,这是不合适的;二是不应只从个别国家的利益来看待它,还应从是否维护了全世界人类的利益,符合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要求。罗钰如就中国海洋划界问题还说过:我们划界不要划到别人家门口。他的讲话已经过去20年了,至今意义尚存。

南海长期复杂而尖锐的形势至今持续紧张,需要认真对待。对于中方来说,全面理解《公约》精神和条文十分必要,既然中国政府在《公约》上签了字,中国就必须按照它的精神和条文办事,必须要有正确的方针和政策所支撑。 然而,中国无视《公约》第15、74和83条海洋划界条文基本精神,在广阔的南海水域成立了三沙市,主张历史“九段线”和违背国际法的西沙群岛的领海基线,2014年又搞了个南海捕鱼新规,这些都缺乏法律依据。尽管与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和文莱存在着岛屿领土主权存在严重分歧,但是中国官方对远离海岸小岛礁的法律地位和管辖范围主张一直模糊不清。人们常常被外交官员和国内各种媒体称之的“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所迷惑,不知道这个所谓“附近海域”面积究竟具体有多大,等等。中国的南海政策陷入了困境,需要早日调整政策。

2006年8月25日,中国依据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298条规定,向联合国秘书长提交书面声明,对于《公约》第298条所述的任何争端(即涉及海洋划界、领土争端、军事活动等争端),中国政府不接受《公约》第15部分第2节规定的任何国际司法或仲裁管辖。以上声明现在被人称之为“排除性声明”。

2014年3月30日菲律宾向海牙国际仲裁庭提交了与中国南海争端的诉状。虽然中方此前已经多次表示不会接受菲律宾就中菲南海争端提起的国际仲裁,但菲律宾却下定了决心。中方拒绝菲律宾提出的仲裁也有明确的理由,其根据《公约》第298条。但由于中方对《公约》包括的320条各项条文没有做出全面的相互联系的正确理解,就像把《公约》第298条单独作为一块挡剑牌那样,不愿意去应招。中菲两国是1982年《公约》的签字国,都应该按照国际法处理争端。中国如果有自信力,就应该去对堂法庭,统一认识,化解矛盾。中国是以“一条条款来评估”问题,实在是对《公约》精神“以偏盖全”了。罗钰如讲得对。

中国与菲律宾都是发展中国家,长期争议对两国和两国人民都没有好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