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令华

印度尼西亚在南海问题上的作用

博主前言:2014年7月9日,日本《外交官》杂志发表了“印尼将在南海问题上发挥更大作用”一文(见下面附文)。文章发表时间虽然过了两个年头,但仍然值得去读。中国与印度尼西亚都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签署国,是友好国家,是海上近邻。印度尼西亚仅与中国就海洋划界问题存在分歧,中国坚持的南海“九段线”范围与印度尼西亚主张的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边界重叠 ,需要经过友好谈判早日加以解决。印度尼西亚和中国都是发展中国家,印尼人口接近1个亿,海岸线漫长,两国海洋边界解决对于两国的资源开发和发展睦邻友好关系格外重要。印尼在海洋划界问题和协调南海各国的合作、消除和解决分歧曾经发挥过良好作用。

我国国内的一些官员和媒体舆论总是宣扬“南海问题解决是长期的”,这种看法显然是不正确的,是不作为,或者是不想作为的代名词。其实南海问题解决并不困难。中国应该按照《公约》74与83条条文精神,尽快与包括印尼在内的南海国家划出海洋边界。南海其他声索各国在岛礁领土问题上都不要绝对化,提倡“彼此共享,不要独占”。各国朝着这种方向努力才是正确的。

----------------------------------------------------------------

附件文章:

目前,南海主权争端是东南亚紧张局势的中心,而中国则是南海主权争端的中心。迄今为止,中国与台湾、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和文莱都存有主权争议,而不与中国存有主权争议的国家也在争议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美国就曾明确表示,该区域能否自由航行关系到美国的“重大利益”。尽管印尼数次表示与中国并无任何领土争议,一方面密切关注南海局势,另一方面也深度参与到南海争端之中——支持南海行为准则。印尼也曾举办过一系列的南海争端系列讨论会。当东盟金边峰会因中国施压首次无法达成共识时,是印尼外长马提(Marty)借穿梭外交促成“南海问题六项原则”的达成。
    因此,印尼希望在南海争端中扮演“协调人”的角色。这一角色与印尼长期实行的“灵活与主动”的外交原则是一致的。该外交原则具有双重含义:第一,拒绝域外大国搅局、坚持不结盟战略;第二,在国际事务中发挥积极主动的姿态。这两层含义体现在外长马提建设东南亚“平衡动态”的计划中。通过该外交政策的实施,印尼作为区域外交重心和政治掮客的地位正在加强。
    2009年,中国向联合国秘书长提出照会,正式以“九段线”为依据描绘中国南海主权范围。但问题在于,“九段线”内区域包含印尼专属经济区纳土纳水域。
   2010年5月及6月期间,一艘印尼舰船因拘捕中国渔船而被中国舰船威胁,该事件表明,中国政府认为“九段线”区域是中国“历史海域”,中国拥有绝对主权。而这一论点是对《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等国际海洋法的侵犯。因此,印尼随后向潘基文提交照会,质疑中国“九段线”的合法性。而后中国与印尼之间的局势变得十分复杂,一方面,印尼否认与中国存在任何领土争端,另一方面,中国不断暗示与印尼可能存在争议。而因中国不愿在国际法框架下解释主权问题,采用“模糊”战略,更使得印尼能够作为“调和人”参与南海争端。
近期,中国与印尼之间的事态发展愈加复杂。2014年3月初,印尼国军空将准将法赫鲁称:“中国声称纳土纳水域为中国领海”。此番言论未获得印尼官方支持,印尼外长马提甚至公开否认法赫鲁言论并坚称中国与印尼之间无领土争端。尽管如此,国际媒体还是迅速报道了这一事件,并激起了关于印尼南亚战略的讨论。
   如果印尼正式成为南海的声索国之一,这将会对区域的地缘政治产生巨大影响。首先,对中国来说,印尼从“调和人”到“声索国”,这一身份的转变将减少中国在该地区的战略选择;其次,与东南亚最大国家产生对抗将增强东盟各国的团结度;第三,由于印尼的专属经济区符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国所谓的“九段线”和“历史权利”的合理性将大大降低;第四,将使得东盟督促美国在南海区域保持更大活跃度。最后一点在美国国务卿克里于2014年2月中旬访问印尼并于外长马提讨论南海紧张局势中可见一斑。
   迄今为止,印尼的官方态度没有变化,但如果外部压力过大,印尼可能会逐渐改变立场。在这方面,印尼的国内局势也在发挥作用。今年6月末,印尼总统候选人普拉博沃和佐科威就外交政策展开辩论。两者在南海问题上的态度惊人的相反。普拉博沃认为印尼是争端国之一,佐科威则认为不是。通过此事,可见在南海局势愈加紧张的情况下,印尼的地位有多么特殊。
    至此(去 迄今为止),印尼在外交上成功扮演着南海问题“调和人”的角色。3月14日,中国外长就越南局势问题与印尼外长沟通,可见在中国的南海战略中,印尼的角色十分重要。5月,印尼与菲律宾签署海洋划界协议,终结了两国长达20年的边界争端,此成果被印尼总统尤多约诺形容为和平解决边界争端的绝佳案例。
   印尼下一届总统将会继续在南海争端中扮演“调和人”的角色,但立场可能会更加坚决,这是好的一面。印尼对《南海行为准则》及在国际法框架下和平解决争议的支持必须得到正面回应。
   另一方面,由于印尼坚持作为南海各国的“调和人”,国际社会因此希望印尼能够在南海问题上发挥更大作用,但对印方的具体方式各持己见。如果印尼坚持通过东盟平台,通过促进《南海行为准则》的达成来解决南海争端,那么南海问题可能因东盟内部分化和外部压力而难以解决。如果印尼通过“穿梭外交”解决南海争端,那么东盟平台的作用就会被弱化。
  另外,“模糊战略”使得南海各国能够维持局势现状,通过不具约束力的倡议和一系列的协商控制局势就有可能陷入危机。但现今,南海局势紧张程度加剧,大国行动愈发激进,“模糊战略”就无利于局势正面发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