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令华

国防大学提出的解决海洋争端建议可行吗?

南海问题得到国内许许多多部门和智库的关注,国防大学也不例外。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教授梁芳昨天(2月2日)在《环球时报》“国际论坛”上发表文章,题目是:对美军南海挑衅做更充分准备。该文章肯定了1996年5月15日中国首次宣布的大陆部分与西沙群岛的领海基线,并提出中国在必要的时候宣布南海划设防空识别区。

2015年3月29日,北京电视台播放了国防大学教授张召忠少将对南海时局的看法。笔者的博文中曾多次谈到我国大陆部分与西沙群岛领海基点和基线存在的错误(比如直线基线线段过长,在平坦的海岸没有采用正常基线等),提出应该对我国领海基线全部采用直线基线进行修改的意见,也曾批评过包括张召忠等军事人员关于确定领海基点的错误言论,甚至当面提醒过他。可是,张召忠在电视中却信口开河,他肯定了南海历史“九段线”,还肯定了水域大、陆地面积小的西沙群岛的领海基线,而且认为西沙群岛拥有宽广的专属经济区。反映了张召忠缺乏国际海洋法常识和对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精神和条文的正确理解。

据人民网2013年1月8日在以题目为“我国在南海东海维权都向前大走一步”的报道中,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金一南少将认为,2012年9月10日,我们公布钓鱼岛的领海基线就是维权大大地往前走了一步。

另外,主张“解决周边摩擦,要以军事为后盾”的国防大学教授韩旭东曾说,“中国政府向外公布设立东海防空识别区,这也就意味着,中国有能力来履行防空识别区所需要的各种要件,解放军有能力实现设立防空识别区的各种军事需要。”根据国际法和1982年《公约》精神,西沙群岛和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由于远离大陆、面积小、无法提供正常人生活等原因,只能拥有12海里领海,没有资格划出领海基线。西沙群岛和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领海基线的公布,损害了中国的国际信誉,干扰了中国海洋划界的正常进行。

据报道, “中国要建设自己的防空识别区”,军界和学术界对此呐喊已久。然而,中国在东海设立防空识别区就引起了韩国的不满,做出了反应。台湾也说大陆不友善。世界上建立防空识别区的国家并不多,国际法还没有进行描述。已经宣布设立防空识别区的国家通常是从该国领海基线划出识别区的。中国某些军事人士提出要在南沙群岛确定领海基线,这些人对领海基点与基线确定理论与原则的认识是空白的。根据1982年《公约》条文精神,这里是不能确定领海基地点和基线的。况且,南海其他声索国也没有一个在南沙中央区宣布过领海基线。中国首次宣布的处于大陆南海区域的领海基线存在着严重错误,由此在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是没有起始根基的。应该清楚,过分的海洋权益主张是解决不了争端问题的,只能使问题更加复杂化长期化,不会给中国带来利益和安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