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令华

近年来中国海洋划界的错误实践

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条文涉及到领海、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以及外大陆架等海洋区域的划界理论和划界法律原则。自从《公约》签署以来,34个年头过去了,包括东亚地区的世界上许多沿海国进行了海洋划界实践,划出了海洋边界,从而促进了地区的和平稳定好经济发展。近年来,通过国家间谈判与/或国际法院等机构裁判,国际海洋划界处在黄金时期。

然而,近年来我国的海洋划界工作,包括事前的准备工作或采取的临时措施,由于参与者们对于《公约》精神和条文认识上的错误,出现了一些不应该出现的偏差和严重错误。情况如下:

中国和日本两国经过长期的谈判,2008年6月18日签署的东海油气共同开发区协议面积有2,600多平方公里(注:日韩东海大陆架共同开发区面积约为84,260平方公里,为中日东海共同开发区面积的32倍之多),与世界其它地方建立的海洋共同开发区相比起来实在显得太小,连经纬度1°海域面积的1/4都不到,缺乏经济开发的实际意义。这个开发区至今名存实亡。

2009年5月11日,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向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提交了东海部分区域外大陆架的初步信息。然而,东海是一个长期有划界争议的海域,其东西最大宽度不足400海里,象这种情况在当代国际案例中至今没有划外大陆架的任何先例。我国提交东海信息,即“先挂一个号”,乃属于不可能得到预想成果之举,没有任何积极意义。南海最大宽度大于400海里,有外大陆架之说,中国却没有申请,出现了严重失误。

2012年中国第二次公布基线,即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领海基线。由于该岛屿远离陆地,缺乏淡水,无法维持正常人的生活,只能享有零效力,即12海里领海。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领海基线的宣布是错误的,违反了国际法和《公约》规定。1996年中国政府首次宣布的领海基线全部采用了直线基线,长度又过长,地理坐标技术标准没有达到标准,而第二次宣布的基点却又犯了同样的错误。

如今中国与韩国正在进行海域划界谈判,实在不知道主事者们应该如何去应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