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令华

李令华:迎接2016年,中国海洋划界要痛改前非

    今天是2015年的最后一天,明天我们将迎来美好的2016年。2015年末,中国与韩国两国政府正式开始了海域划界谈判,这是东亚区域政治和历史上的一件大事。中韩海域划界会为世界所注目,无疑将涉及到黄、东海全部范围的划分工作。海洋边界划定与陆地边界确立截然不同,黄、东海是一个统一水体,中国、韩国、朝鲜与日本四国的海洋划界是想分开都不能分开的事情。既然中韩启动了谈判,为了达到边界线的整体布局合理公正,今后上述四国采取双边谈判与多边谈判的方式会十分自然地视情况进行,彼此需要认真积极地统一领海基点、基线确定标准、划界理论原则与技术方法。这是必须的,不可避免的,除非有人与以往一样,乐于扯皮、专注于打口水战,而不愿意谈下去。在全球经济一体化不可逆转、海洋划界处在黄金时期的今天,四国都不能视国际潮流的发展而不顾。

   在笔者看来,以上四国的黄、东海海洋划界谈判甚至要比朝核六方会谈更加重要,至少意义同等。一个和谐互助的东亚是人民大众所需要的。一条公平合理的海洋边界早日诞生有利于该区域的经济发展与和平稳定。对于南海争端的解决同样需要求是求实精神。中国在南海问题上坚持占据南海80%以上海域范围的“九段线”的立场应该早日抛弃。中国与周边国家要向欧洲北海、波罗的海,以及位于亚欧大陆中部的里海周围沿海各国学习,心平气和地进行友好谈判和磋商,消除各种分歧,互谅互让,实现共赢。

中国长期缺乏认真全面探讨海洋划界理论的努力,甚至对一些重要问题研究,如领海基点确定,设立了禁区。中国主要媒体和某些研究单位往往站在狭隘的民族主义立场上发出与国际潮流和规则对立的海洋主张。外交部、国家海洋局及下属有关单位和人员,在1996年和2012年两次确定和公布国家领海基线以及海洋划界原则上,在东海外大陆架申请等问题上,无视国际法和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条文规定,随心所欲地发话和做事,不仅损害了国家的尊严与信誉,而且给中国海洋划界工作带来巨大困难和麻烦,并且已经出现了严重的负面影响。所有这些,都需要中国在2016年总结教训,深刻加以反思。需要在海洋划界理论与实践上进行深入研究,并修改与1982年《公约》精神与条文不相符的国内海洋法律和法规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