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令华

中国海洋法规必须要与《公约》精神协调一致

     33年前的今天,即1982年12月10日,与世界上许多沿海国一样,中国政府代表团于牙买加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简称:《公约》)文本上庄严地签了字。1982年《公约》是人类历史上一个伟大的《公约》。随着人类生存越来越依赖于占据地球面积2/3以上面积的海洋,且人类的命运又相通相连,因此它对世界各国人民的未来休戚相关,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公约》签署以来在全球范围内的原则和实践得到了发扬,比如沿海国之间严格统一领海基点和基线确定标准、统一划出单一海洋边界。国际海洋划界理论和方法日臻完善和公平。岛礁主权问题虽然涉及到其他国际法,但是解决包括中国海域在内的海洋权益问题,比如小岛礁的法律地位、领海基点基线的确定以及海洋划界原则等还是应该主要依靠《公约》条文加以处理和解决。

中国是《公约》的签字国。因此,必须在《公约》框架下处理海洋事务。然而,虽然33年过去了,但至今南海和东海的分歧与争端仍然突显。政府两次公布的领海基线都违背了国际法。根据《公约》精神与国际实践表明,钓鱼岛面积太小,远离大陆,不具备确定领海基点和基线的条件,可是就在3年前的2012年9月宣布了领海基线。在东海,中国坚持着过时的大陆架自然延伸原则,由于其宽度不足400海里,只有沿海国进行正常海洋划界之理,而没有外大陆架之说,但是国内决策者非得要在东海申请外大陆架,出现了严重失误。中国坚持没有具体经纬度的“九段线”是海洋边界线,而这条线内包含了南海80%的海域,与周边沿海国的200海里主张出现大片重叠区域。对此,中国应该修正与《公约》精神不相符的海洋法律,如修改1992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及毗连区法》第3条文关于直线基线的内容,修正颁布的直线基线,与《公约》精神和条文一致起来,以面对即将开启的中韩海域划界谈判。

前天笔者在博文“李家彪新院士对东海外大陆架划界的研究是个伪命题”中不只是批评了李本人,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了对外交部和国家海洋局在决策上严重错误的批评。由于国际海洋法的发展,国家实践的进行,大陆架划界理论早已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这个重要问题他们都是没有注意到的,或者说完全缺失了海洋法律意识,这包括对领海基线确定与国际海洋划界理论原则的实践及处理等。中国是《公约》的签署国,在海洋法实践中不能另搞一套。

《公约》同样在发展着、健全着。中国的官员和专家学者应该积极地维护它的权威性和尊严,按照它的各项条文去进行国家实践,同时要尽早修改国内有关海洋法规,与《公约》条文精神保持一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