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令华

解决钓鱼岛等岛屿领土主权问题需要新思路

博主前言:下面转载博友“思考与建设”去年9月写的“解决钓鱼岛问题的另一种思路”一文,该文值得去读。其实,“神圣”的领土主权问题对于中国及周边沿海国家来说,不只是在钓鱼岛上,包括南海诸岛等都存有。彼此因小岛领土主权都“顶牛”几十年了,严重影响并阻碍了地区的经济发展和繁荣,削弱了友好睦邻关系,各方有必要这样继续坚持争斗下去吗?当然是不必要的,解决岛屿争端的确需要另一种思路。下面请看:丹麦与挪威成功解决领土争端个我们的启示一文。

 

原文地址:解决钓鱼岛问题的另一种思路   作者:建设与思考

解决钓鱼岛问题的另一种思路

——丹麦与挪威成功解决领土争端给我们的启示

上世纪30年代,丹麦与挪威对格陵兰岛主权归属有争议,当时格陵兰岛上有丹麦人、挪威人和爱斯基摩人共同生活。后来双方将争议送交国际法庭,国际法庭经过深入调查,认为丹麦人的理由更充分些,判决格陵兰岛主权属丹麦,挪威欣然接受。格陵兰岛是面积超过200万平方公里的大岛,对两国来说具有更多“神圣”的涵义和争取得到的理由,但他们能以超然的心态对待,最终依靠国际法庭和平解决,并维持了国家之间的正常关系。丹麦与挪威都是北欧国家,隔海相望,一衣带水,两国相互交往的历史悠久。
    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国际法庭每年都有几例领土裁决案。离我们比较近的马来西亚和新加波近几年依靠国际法庭也成功地解决了一起岛屿争端问题,我们不能从中吸取点什么吗?

领土争端就是领土争端,它是受历史和一系列错综复杂的因素影响而形成的,如果双方都把存在争端的领土看的那么“神圣”,高度政治化,发誓赌咒,非我莫属,那就只有顶牛了。

我们都生活在地球村,互相选择不了邻居,如同一个大杂院里的老邻居们,历史上会有一些恩怨,但总还得相处下去。如果邻里双方的房舍前后或是菜园地划界有了纠纷,双方能协商解决最好,实在不行找司法单位仲裁,总能得到解决。这里面的关键问题,一是要服从国际规则和法律仲裁,二是不能互相恶语相加,特别是要避免拳脚相加。因为街坊四邻都看着呢,其中不乏还有比我们家大势大、身强力壮者,有些邻居可能与我们也有类似的划界或利益争端问题,过于言辞激烈和矮化对手,实际上也矮化了自己,让别人看着不像。无论办什么事,还要考虑公众舆论。否则于人于己都不利。

丹麦与挪威以及其他依靠国际法院仲裁解决了领土争端的成功案例,给我们提供了很好的启示与借鉴。在目前中日双方都针锋相对,互不退让,没有协商余地的情况下,依靠国际法庭仲裁或其他国际组织调解,是和平解决钓鱼岛问题的另一种思路和选项。如果能按这种思路,朝这个方向去努力,做到有理、有利、有节,就能使问题容易解决,也容易得到国际社会的理解与支持。既然自己确认拥有“无可争辩的理由”,就应该有充足的信心交由国际法庭去仲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