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令华

李家彪新院士对“东海外大陆架划界”的研究是个伪命题

     2015年中国科学院增选了新院士。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所长李家彪研究员是当选院士之一。据2014年4月30日国家海洋局发表的消息称:李家彪研究员是我国大陆架划界的首席科学家和外交部特聘专家,长期奋战在我国外大陆架划界科学调查和研究第一线。2013年8月,李家彪研究员作为首席科学家代表我国赴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就我国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案的科学部分进行陈述和答辩,获得圆满成功。

   另有报道说,李作为我国大陆架划界国家专项首席科学家,针对《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相关条款和大陆边缘演化特征开展跨领域的交叉联合研究,在系统分析世界划界案例基础上,围绕“典型大陆边缘地质特征与划界法规适用性”这一关键科学问题,将现代大陆边缘理论与海底探测技术相结合,建立了涵盖全球典型大陆边缘的3类划界地质模型及其适用条件,创建了外大陆架划界技术体系,等等。2012年12月19日中国海洋报曾刊登了丘君、 张海文、李家彪等人的文章,题目是:中国东海部分海域200海里以外大陆架划界案有理有据。

然而,由于国际海洋法的发展,国家实践的进行,大陆架划界理论早已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这个重要问题李家彪等人是没有注意到的,或者说他们缺失了海洋划界法律意识。

2003年11月,国家海洋局国际合作司曾组织出版了一本名字叫“大陆架外部界限——科学与法律的交汇”书中第332页上写到:“在1969年的北海大陆架划界案中,国际法院发现1958年《大陆架公约》中的“等距离—特殊情况”规则没有能够反映国际习惯法,这就促进了“公平解决原则”的发展。在1985年的马耳他—利比亚的划界案中,国际法院拒绝接受以地质地貌证据(笔者注明:即三维空间;原书译为地球物理证据,这是不确切的。)作为主要的考虑因素来确定从领海基线量起200海里以内海洋空间的权利要求。这使得各国在划定从领海基线量起200海里以内的海洋界限时将地理因素(即二维空间,包括海岸构形与长度等))作为主要的考虑因素。”

以上论断完全正确。本书弥补了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含义的缺陷和不足。东海宽度不足400海里,所以这里只有依据二维空间,包括海岸构形与长度等因素进行通常的单一海洋边界划界工作,没有什么划定或者申请外大陆架之说。笔者认为,集中进行外大陆架研究的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的人员,包括李家彪在内,是应该看到此书的。然而他们忽视了书中的精髓。

众所周知,外大陆架划定理论的依据是国家领土(中国称:大陆架)自然延伸理论,而这个理论早在1969年北海大陆架案例裁决后就一直被认为是个非理性的主张,世界上许多沿海国家因油气潜在资源享有权都卷入了对该问题的探讨和争论。中韩日三国在东海区域划界原则上一直在大陆架自然延伸理论问题上纠葛着。

笔者前几天(12月3日)的博文“韩国专家谈自然延伸理论的消亡” 中提到,韩国专家的文章目的是讨论自然延伸是否还仍然具有活力。该文详细论述了杜鲁门声明与1958年《大陆架公约》,1969年北海大陆架案例,《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条文精神等。文章指出,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比较性研究,包括200海里海洋划界等方面,自然延伸不再是大陆架法律概念构成的中心点。文章表明了韩国专家在海洋划界理论上的探讨研究在深入,对于即将举行的中韩海域划界谈判具有参考价值。

笔者在以前的博文中已谈到,东海宽度不足400海里,由于自然延伸理论的消亡,这里无划(或申请)外大陆架之言。外大陆架只能对某些具有开阔海域的沿海国如俄罗斯、印度、智利和日本等,或者沿海国相对距离宽度大于400海里海域的国家才有资格申请,比如南海周边国家可以申请。南海宽度大于400海里,拥有划外大陆架的资格和条件。然而,遗憾的是,由于国内海洋划界理论的混乱,中国政府在2009年却没有向大陆架划界委员会去申请。应该肯定,我国对于东海等海域海底构造与地质地貌状况的详细调查和研究是应该的,需要去做的,但是宽度窄的东海没有外大陆架之说。中韩两国2009年依据自然延伸理论分别对东海东部与南部向联合国大陆架委员会提出200海里外大陆架的申请,是不应该的。这项研究完全是个伪命题。

李家彪作为这方面的专家必须明白上述这个法学道理。此外还应该对中国两次公布的领海基线只是采用直线基线的错误加以高度重视。因为没有合理合法的领海基线,是划不了海洋边界的。中国目前研究东海划界的专家不少,但是许多人认为东海划界需要考虑大陆架自然延伸海底因素,这样的思考是过时的。

 

附  件:

以下是笔者2009年11月10日就东海外大陆架申请失误问题给外交部边海司的一封信 (出处:2010-06-14本人博文)外交部边界与海洋事务司负责同志:

   许多年来,本人曾经给条法司的同志就领海基点和基线、大陆架自然延伸(衰亡问题)和南海问题等多次提出过诚恳的建议和批评,然而却一直没有得到你们那里的认真反应和思考。海洋局战略所高之国那里同样是如此,以不负责任的态度对待之。

前年6月中日东海油气田共同开发协议名存实亡,而去年向大陆架界限委员会提出的所谓东海外大陆架初步信息(即国家海洋局二所吕文正所说的“先挂一个号”),我方则是严重失误。我们不能再这样瞎搞下去!可以肯定地说,东海宽度小于400海里,没有外大陆架划界所言。这里只能划出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单一海洋边界(SMB,Single Maritime Boundary)。在南海,其宽度大于400海里,这个我国唯一有外大陆架的地方却被忽略了,没有在2009年5月13日之前提出申请,这种失误是不能让人原谅的。

希望外交部的领导和有关负责海洋划界的同志,应当认真反思,听取下面的不同意见,总结经验和教训,改正外大陆架申请上的错误和失误。最后希望能够对我提出的问题作出回答。此致    敬礼!

                                                         李令华  2009年11月10日于北京

 (笔者注:高之国 国家海洋局发展与战略所所长,中国籍国际海洋法庭法官;吕文正 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研究员 中国籍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委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