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令华

“走向深蓝”究竟是一本什么样的书?

2011年8月,广东经济出版社出版了被称作是“军事战略与海权问题权威专家、最受欢迎的央视特约评论员”张召忠的一本书,该书分上下两册,共411页。书名叫:走向深蓝。

该书119页中写到:“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通过之后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文莱等南海声索国都利用这个千载难逢的契机,纷纷启动国内立法,确定并宣布本国的领海基点、基线和专属经济区及大陆架的范围。在这种情况下,这个仍然没有颁布相关法律。20世纪80年代初期,是现代海洋新秩序刚刚确立的时期,世界各国都在强调依法治海,而此时的中国在维护南海岛礁和南海海域主权的过程中,仍然引证“历史性水域”和“九段线”的依据。”   接着他说到:“历史性水域”和“九段线”是中国国内立法的重要依据,但不是国际斗争的依据,不是依法治海的依据,不是国内执法的依据。这些依据虽然很有道理,但是模糊的、宏观的、空洞的、无法操作的。它们的背后没有现代法律条款的支撑,没有明确的经纬度和坐标点,只是大而化之的进行概念性的描述,这样如何执法?”

那么,这段文字说明了什么呢?这只能说明他张召忠认为中国国内立法存在着严重错误,国内立法不应该以“历史性水域”和“九段线”作为依据。这种观点固然与高之国(海洋局战略所所长)与贾兵兵(清华大学教授)肯定“历史性水域”和“九段线”法律地位的观点是不同的,且部分内容属于正面意义。但是这种说法未免像似一种转弯抹角的方式来表达思想,并且他说“这些依据很有道理”令人迷糊不解。本来中国立法应该及早撤销南海“九段线”是一件值得向中央政府去大声疾呼的事情,却让张召忠说得隐晦曲折了。

当前南海国际海洋边界不明确,“九段线”受到南海声索国等的一致反对,中国采用怎么个法才能够“走向深蓝”呢?令人质疑。

   其实,张召忠本人对于国际海洋法的探讨和理解是不深入的,甚至是十分错误的。比如在领海基点基线确定问题上他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书中129页上说:“1992年,我国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及毗连区法》。这项立法明确了大陆沿岸、海南岛及西沙群岛的领海基点和基线,但黄海中的部分海岸及岛屿,东海中的钓鱼群岛、台澎金马等岛屿、东沙群岛、中沙群岛、南沙群岛中的所有岛礁都没有确定为领海基点和基线,换句话说,在这些地区,我国还没有领海!”他还说:这样考虑的主要出发点是稳定周边,希望通过双边谈判方式解决之后,再宣布领海基点和基线,避免单方面宣布而引发周边国家和地区的强烈反弹,等等。

笔者在以前的博文中曾批评过包括张召忠等国内军事人员关于确定领海基点的错误言论。依据1982年《公约》规定精神,可以说《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及毗连区法》第3条规定的中国仅采用直线基线法划定领海基线条文是错误的。中国拥有着平坦的海岸线,必须在这些地方划出正常基线。根据国际法,由于远离陆地,面积小,海域大,无正常人居住,西沙群岛、南沙群岛、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不能确定领海基线的。可是,2012年9月13日,环球时报(网)发表张召忠对中国确定钓鱼岛领海基线的看法时,与许多国内军事人员一样,他肯定了钓鱼岛基线的确定,并且说它是条尊严线和战争线。在2015年3月9日的电视讲话中,张不仅肯定了南海历史“九段线”,还肯定了西沙群岛水域中的的领海基线,而且认为中国在西沙群岛拥有宽广的专属经济区。

张召忠在“走向深蓝”的一书中,对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条文、海洋划界理论、领海基点与基线确定、南海“九段线”法律意义,甚至在国际局势方面的论述存在着不实之词,有许多严重错误。其内容不仅与国际海洋法发展的大趋势相悖,并且给目前我国海洋维权与海洋划界工作制造了混乱。在本书中他还表示希望通过双边谈判方式解决问题,这是根本解决不了东海与南海海洋争端的。他对问题的解读,只能使争端长期化复杂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