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令华

关于鸭绿江口领海基点的确定问题

     鸭绿江口领海基点将是我国最北方的一个领海基点,同样是朝鲜最北方的基点,两国需要协商共同确定。由于海岸地理相连,本月即将开启的中韩海域划界谈判工作将与相邻的朝鲜和日本两国的共同参与和筹备不可分割。这是因为中朝韩日的海洋边界需要互相接轨,划界技术需要统一,故多方谈判不可避免。以上四国都是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签字国,理应以《公约》精神和条文为基础,统一基点基线确定和划界原则标准,一起划出黄海和东海的海洋边界。

澳大利亚著名海洋划界专家Victor Prescott,应邀曾于1999年4月访华,与中国学者一起讨论中国海洋划界问题。之后,他来信专门询问中国怎样确定鸭绿江口领海基点确定的问题,信中附有一张他本人所持有的鸭绿江口地图。图中表明:鸭绿江有两个出海河口,东部出海口宽度大,但已属于朝鲜领土管辖,而西海口宽度小,属于中国管辖。

    据悉,上世纪60年代中朝两国在鸭绿江口确立的黄海划线的分界点就处在中国宽度小的出海口一方。Victor Prescott认为:“根据国际规则,如果出海河口有两个或者两个以上,领海基点应该设立在河口宽度最大的一处,即主航道上。现在鸭绿江口处的界线起点设立在中国宽度小的河流一处,对于中国来说是不公平的”。 一般而论,两国间出海河口的领海基点位置,要设立在低潮时河流两岬固定点连接线的中点处,即江口中心主航道位置上,中国与越南两国在北仑河口设立的领海基点就是如此。

 据记载,在鸭绿江两江口中间区域有些岛屿,如面积较大的薪岛和绸缎岛等,它们原来属于中国领土,处在鸭绿江口主航道的中国一侧,在1964年的中朝边界协议中由中央政府出面划给了朝鲜。现在薪岛和绸缎岛上由朝鲜人居住。

1964年距今已经50多年过去了,鸭绿江口原协议边界作为遗留历史问题传承下来。这种情况与上世纪50年代末期中国对于南海北部湾中白龙尾岛的处理情况大致相同。2000年12月25日,中国和越南在北京签署了两国北部湾领海、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划界协定,将白龙尾岛划给了越方。笔者认为,鸭绿江口领海基点的设立与整个黄、东海划界关系密切。缺少这个中国最北部的基点,黄、东海划界就难以进行。Victor Prescott的上述意见可以作为中国政府在正式确立鸭绿江口基点时的某种意义上的参考,但具体怎样确定,还是应该有待于国内专业人士慎重提出意见,并与朝方沟通后妥善加以解决。

   位于中国大陆和朝鲜半岛之间的黄海,东西宽度约300海里,最窄处104海里,南北长约470海里,面积约38万平方公里。中国与朝鲜、韩国在黄海海域不存在岛屿领土主权争端,但依据《公约》精神,中朝、中韩之间存在如何划分黄海海域的立场问题。中朝两国既陆地相接,又沿黄海海岸相邻和相向。两国1964年在确定鸭绿江口的江海分界线时,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现代海洋法律制度尚未诞生,双方只是确定了从江海分界线至北纬39度30分之间的海域分界线,而北纬39度30分以南的黄海海域则没有划分。鸭绿江口水流比较急,冬季时这里的港口不会冰冻。 

 据有关资料报道,中国与朝鲜两国上世纪60年代共同确定的鸭绿江汇入黄海时的江海分界线界碑设立在辽宁东港市的大东港码头。它分别用中文和朝鲜文写着“江海分界线碑”,并标明是三号界碑。一号和二号碑,设立在对岸的朝鲜。自1997年起,中朝两国外交部门间建立了海洋法非正式磋商机制。关于黄海划界,中方主张公平原则,考虑全部有关因素划定中朝海域界限;朝方则坚持以“海域半分原则”划界,并先后非正式提出“纬度等分线”等具体主张。

 由于中韩海域划界即将开场,中国应该“未雨绸缪”,及时做好辽半岛东部海岸区域的岛屿,尤其是离岸较远的岛屿在划界中的法律地位的认定工作,包括渤海海峡在内的从山东高角至鸭绿江口区域沿岸的领海基点选择和确定工作,这项工作在中国两次宣布领海基点时都没有去做。鸭绿江口领海基点的设立工作具有特殊性,建议中朝两国谈判共同协商确定。提倡中国与邻国朝鲜、韩国和日本之间就黄、东海划界进行双边与多边谈判,以和平与互相包容的方式解决纠纷,这样做会事半功倍,有利于互相沟通,有利于早日完成黄、东海海洋划界工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