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令华

高之国贾兵兵对南海九段线的错误论述

据报道,2014年8月,中国国内首部系统阐述南海九段线理论的图书——《论南海九段线的历史、地位和作用》(汉英对照)由海洋出版社正式出版。该书由国家海洋局海洋发展战略研究所所长、国际海洋法法庭法官高之国和清华大学国际法教授、国际法协会成员贾兵兵共同所著,全书118页,分6章。有描述说:书中分别从南海的地理及其意义、中国有关九段线的实践及历史演进、九段线的法律性质与地位、相关法律问题、政策建议与展望等方面,对九段线的立意、作用、国际法基础、主权主张的范围、历史性所有权是否发挥作用等进行了论证。该书指出,南海九段线是一条历史性的权利线,兼具历史性所有权和历史性权利的双重性质。在历经60余年演变后,已成为对历来属于中国的南海诸岛主权的宣示,包括对在这些岛屿及其周围海域中从事渔业、航行以及矿藏等资源勘探开发等其他海洋活动的历史性权利。该书结论指出,任何否认和剥夺九段线所代表的历史性所有权和历史性权利的企图和做法,不仅在法律上是错误的,而且在政治上也是行不通的,云云。

但是,在《论南海九段线的历史、地位和作用》一书中,作者却片面地强调历史性因素,无视中国政府对于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签署,与《公约》中第74与83条关于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200海里划界条文规定对着干。他们不明白甚至不知道世界上所有的海洋边界与陆地边界必须是实线,而不能是虚线的国际规则,肯定了九段线虚线。这对于当前中国与南海各国关于《南海行为准则》的制定,以及今后正式的200海里专属经济区与大陆架划界制造了混乱。

1982年《公约》74条和83条郑重规定:每个沿海国都拥有从自身海岸的领海基线起至200海里宽度的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边界线的权利。中国主张的 九段线范围包括了南海80%以上的海域,与越南、菲律宾、文莱、马来西亚以及印度尼西亚主张的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边界出现大面积重叠,并且岛屿领土主权纠纷显现。数十年来南海政治局势一直处在激烈的对立和动荡之中,其情势世界罕见。这种状况长期发酵,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南海地区的经济发展和繁荣以及东亚的和平稳定都会带来严重的负面效果。     

 正确认识南海九段线的法律意义十分重要。中国是《公约》的签字国,是国际上的一员,欲与自己的海上邻国实现双赢和共赢,欲使南海成为和平、合作和友谊之海,必须要有正确的方针和政策所支撑。沿海国海洋划界依据的是海岸构形和海岸线成比例原则,目前不论是国家实践还是国际法院仲裁裁决均趋于采用同一种原则。国际规则表明,正式的陆地边界和海洋边界在地图上必须是由实线所表示。九段线实际上只是中国在南海的单方面主张。高与贾的这本书根本不可能作为中国在解决南海问题理论上的法律基础理论,而九段线在南海海洋划界上不会起到任何作用,它的存在只能在南海国家中产生争议。

去年8月,社科院世经政所专家薛力同志就中国应如何处理南海九段线撰文写到:“一些东盟声索国的专家认为,中国既然可以去掉北部湾的两条断续线,就意味着余下的几段并非不可动摇。国内外一些研究者则认为断续线与历史性权利均缺乏国际法基础,应该予以放弃,认为这会让中国卸下“历史包袱”,并且与东盟声索国形成谈判的共同基础:国际法尤其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这些看法值得商榷。特定时期去掉两段与全部放弃是两回事。九段线当然不会永久存在。但是,九段线失效不会缘于国际司法裁决,而会缘于“六国七方”达成了岛礁归属与海洋划界的协定。也别指望中国为了照顾某些国家再去掉某一段或几段。时代背景、国家能力、领导人性格、国民情感、海洋资源利益共同决定了中国不会放弃部分或全部九段线。但是,九段线又确确实实影响着中国与东盟(尤其是与声索国)的关系。中国需要在缓和与化解南海争端上有所作为。”笔者同样认为:九段线当然不会永久存在。

       国内理论界就南海问题提出“九段线”的历史性权利问题而言,包括高之国和贾兵兵等人在内的一些官员、学者和专家以及某些军事人员,由于缺乏对于1982年《公约》精神和伟大意义的正确理解以及严肃认真的治学态度,缺乏与时俱进的理性思考,采取了狭隘的民族主义立场,对“九段线”的存在做出了肯定,是错误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