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令华

海牙仲裁庭对“海牙线”的成功判决

    中国与菲律宾都是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签署国,菲律宾就南海问题将中国告上仲裁法庭,中国完全应该去海牙应诉,直面争议问题的解决,而不应该回避和拒绝。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处理这个问题未免显得太小家子气了。笔者曾经多次说过,中国在南海问题上需要早日全面解决。国内某些人认为该国际法庭是由西方人所掌控,这是一种偏见。实践表明:国际法院等仲裁机构对于案例的判决主要依据1982年《公约》的精神和条文规定,这与众多国际海洋划界的国家实践和理论是一致的。

     30多年前,国际法院海牙仲裁庭对美国与加拿大在缅因湾的海洋边界划定做出了成功判决。该案是国际上一个十分典型的国家间海洋边界划定案例,具有代表性,令世人关切。缅因湾是一个半封闭海,地处大西洋西北部,环靠美国和加拿大,东北部与芬地湾相连。湾内最大深度为200米,出口被相当浅的乔治滩和布朗斯滩将其与大西洋隔开。缅因湾是世界上最富有生产力的海区之一,有‘海洋奇迹地’之称。 1977年,由于当时两国建立200海里专属渔业区而把缅因湾圈围起来,渔业利益的争端便由此开始产生。争端问题还包括了湾区大陆架和水体的划分以及海洋生物资源的利用等。争端区域主要是在乔治滩东部——一个对两国渔民具有重大意义的渔场。渔业资源的所有权和两国管理上的差异导致了双方船队在这里进行竞争性的捕捞。由于过度开发和若干起渔业双边协议谈判的流产,两国政府协商同意,有关资源分配和进入捕鱼区的协定如何不咎既往,把边界纠纷提交给设立在海牙的国际法院作出裁决。

1984年10月12日,国际法院仲裁庭在划界判决中首次采用了“单一海洋边界”(SMB)线划分了美国与加拿大在缅因湾的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边界。两国这条海洋边界处在双方以前边界主张线的中间位置,长度大约是480公里。这条仅从海岸地理位置的角度划出的海洋边界被当地渔民共同喻为“海牙线”。 “海牙线”的确定是美、加两国海洋管辖范围争端的终结。双方政府官方评论最初反应认为国际法院对缅因湾边界的判决是公平合理的,并且能够证明是在湾区进行渔业合作管理的第一步。经过后来的共同努力,美国和加拿大在缅因湾区域增强了边界协议的执法力度,并建立了一支防止违法活动的高技能的威慑力量。两国加强了对共享渔业资源共同管理的政策,以增加边界两侧的鱼群丰度,进行区域性渔业开发合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