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令华

放开眼界看世界:澳大利亚处理海洋问题的思路

南海和东海岛礁主权与海洋边界争议问题依然存在着,甚至继续在发酵。这个问题中国必须要认真早日解决,不能用各种借口拖拉下去。下面介绍澳大利亚处理海洋问题的有关实践,供各位参考。

1999年4月澳大利亚著名海洋划界专家Victor Prescott应邀访华。在学术交流中他提到,澳大利亚与其北方某国(巴布亚 新几内亚?)海洋划界谈判时,在考虑两国海洋边界划线安排更加合理得当时,将本国所拥有领土主权的两个“贫瘠”小岛在谈判桌上拱手赠给了对方。这种设计给了人们这样一种理念:岛屿领土可以与海洋管辖区域互换,当事国不必为领土问题彼此长期激烈争吵,这样做也大大节约了谈判时间。双方讲就实际,值得点赞。

然而,中国在处理岛礁领土主权时,却把这个问题视为《红楼梦》中贾宝玉脖子上带的一块石头,是绝对碰不了、失去不得的。岛屿主权问题固然属于国家领土问题,并且直接影响着海洋边界位置的划定。可是,现在国内有人把领土主权绝对化,特别是在南海问题上,这只能是在浪费时间,陷人空谈,持续分歧、矛盾甚至激烈冲突。这是不符合当前经济全球化和区域一体化发展大潮流的,同样不符合人类共同命运崇高精神的要求。

与澳大利亚划界相比,在东海问题上,国内有人提出在中国与日本划出海洋边界前,要象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现东帝汶)在帝汶海划界那样,先在有争议的海域商谈共同开发问题,建立一个从中间线至冲绳海槽轴线之间的共同开发区。然而,不少专家这样认为,依据帝汶海实践的表明,这种做法是不妥当的,因为这样设想就导致了一国海域在另一国大陆架上,国内立法难以确定和执行,使得开发活动更加复杂和困难。事实上,中日两国政府2008年在东海争议区内商定建立的共同开发区名存实亡,开发区面积甚小,无多大经济意义。

  Victor Prescott在华时曾对中国宣布的直线基线提出批评,特别是从广东到海南岛的一条长度过长的直线基线,其封闭了琼州海峡。他回国后曾来信说:中国与日本东海划界可以不考虑海底状况,采用单一海洋边界(即把专属经济区边界及大陆架边界用一条线划出)来划定,当然这需要中国说服日本。而澳大利亚国内学者也有人提出,帝汶海海洋边界应该采用单一海洋边界线。这种意见是正确的,因为沿海国的经验一再说明,只有具备明确的单一海洋边界,国家之间才能友好相处,海洋(合作)开发活动才能顺利进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