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令华

亚洲的海洋边界划定在变化,在前进

国内社会学界和涉及海洋问题的某些人员近年来在评论国际法院等机构的判决时往往存在着偏见,认为国际法院等不可靠,有人甚至还认为他们是由西方人来掌控。30多年来的国际海洋划界实践证明,这种看法是偏颇的。

2008年5月,国际法院对新加坡与马来西亚在新加坡海峡中的小岛主权做出判决,后来成功地进行了海洋边界的划分。国家实践与海洋裁决的理论原则和采用的技术都一直在走向统一,这是个大趋势。

       国际海洋法法庭是根据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成立的专门处理海洋法争端的常设性国际司法机构,对缅甸与孟加拉海洋争端的判决是该法庭成立后对国际海洋边界判决的首次案例,同样也是亚洲海洋边界的第一个判决案。该案的边界划定运用了两国新确定的正常基线,并从该基线起向海200海里位置扩展到外大陆架部分。在划界过程中,法庭考虑了岛屿的法律处理等问题,对海底地质地貌因素排除在外。这符合30多年来国际海洋划界规则和和实践。 

2012年年3月,国际海洋法法庭就孟加拉湾中缅甸与孟加拉两国海洋边界和岛屿主权争端作出最终裁决。裁决作出后,孟加拉国和缅甸两国政府均对裁决表示满意和接受。这意味着缅孟两国40年的海洋边界争端得到了解决。这一案例的判决在国际上,特别是对于亚洲国家的和平发展与经济振兴具有重要意义和影响。

缅甸与孟加拉两国政府在国际海洋法实践处理上均采取了与时俱进的姿态,互相宽容和配合,双方在2012年的海洋划界中都废除了国家曾经颁布的过长长度的直线基线,运用了两国新确定的正常基线,值得肯定和赞扬。中国(包括大陆和台湾)、朝鲜、韩国、日本,以及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文莱和印度尼西亚在海洋划界时应该象以上两国那样,在领海基线确定标准上必须要统一,在平坦的海岸区必须采用正常基线,直线基线长度应该得到严格控制,等。

中国有关单位必须重视领海基线的修正问题,重视海洋划界理论的发展,不能让海洋划界工作久久地拖拉下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