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令华

《环球时报》在南海问题报道上不能搞舆论一边倒

昨天《环球时报》3版刊登“俄日帮越南开采南海油田?”一文,在论述南海采油区位置问题时,文中提到所谓“中国海洋问题学者”刘峰的意见。如今刘在报纸上又搬出“九段线(海疆线)”作为中国南海海洋边界论事,这是错误的。笔者曾在前面的博文中批评过他的这种观点。

南海问题是复杂的。外国企业的介入只是一方面的问题,需要注视,但是更重要的问题是本国海洋政策是否正确的问题,这是前提,是首先需要重视的问题 。昨天本人博客上在回答《环球时报》记者说到,中国和越南北部湾口外以南海域划界谈判已经10年了,关于油田海域归属问题,由于两国政府至今对这里海域的专属经济区与大陆架海洋边界谈判尚未有结果,所以难以断定这块油气田属于何方。双方应该依据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精神和条文,划界之后才能判定最后归属于谁。而刘峰在文章中只是提出采油区是处在两国争议区如何如何,没有也不可能提出解决争议的具体见解。他不懂得当事国在争议区应该先划好边界,而后进行海洋开发的道理。他的意见只能会给国家添乱。

由于《环球时报》缺乏基本的现代国际海洋法常识和对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全面正确理解,其社评和发表的许多文章长期肯定了南海“九段线”,认为这条断续就是必须坚守的中国海洋边界线。这是错误的。因为它是条虚线,国际规则表明,海洋边界必须是实线。海洋边界必须从领海基线划起。对于南海问题,《环球时报》不能只发表舆论一边倒的意见,各种意见都应该全面报道才对。报纸要集思广益,这样可以防止片面性,确保国家政策的正确和到位。维持南海的政治稳定,搞好南海海洋开发,中国需要广开言路。

笔者在今年6月18日博客上提到,《环球时报》时常把一些不符合国际海洋发展潮流的国内学者推上版面来解释或者补充说明些问题。这里的学者就包括了刘峰。下面是这篇文章的部分内容:

 

‘中国海洋问题学者’在瞎说些什么?  

《环球时报》6月17日头版文章中提到了刘锋 。刘锋现在是(海南省海口市)中国南海研究院所属的中国海洋问题研究人员。据2013年10月2日共识网的长篇报道,刘锋说:“国际法庭、海洋法法庭毕竟是西方国家主导的,法庭裁决结果一定程度上也是国际政治的反映。因此,从几个方面来说,我们是不接受国际司法机构第三方解决有关争议问题的”。然而,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签署后30多年来,国际法院、国际海洋法法庭等机构在判决沿海国岛屿领土主权与海洋划界争端的案例上表现了公平和公正性,取得了国际上的普遍信任。30多年来,由于全球绝大多数沿海国采用的领海基点和基线确定标准与运用单一海洋边界划界理论在走上统一,而国际法院和国际海洋法法庭等裁决机构的裁判原则与国际海洋划界的上述国家实践不论在理论上,还是在技术上都在趋向一致,因此国际法院等机构的威信在不断提高,并且受到世界沿海国政府和专家学者的广泛青睐和尊重。刘锋认为国际法庭、海洋法法庭是西方所国家主导,这种说法是片面的、错误的,说明了他对于国际海洋法的发展现状是不了解的。

刘锋说,解决争端问题,最终还是要靠双边外交谈判。“中国主张通过双边外交谈判解决有关争议问题,这是我们一贯坚持的政策,和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政策理念是一脉相承的,我们不采取武力手段,因为我们是主张和平解决争端的。当然我们也不主张第三方仲裁或者判决,我们陆上的国界、疆界等问题都是通过双边谈判解决的,等”。南海争端涉及六国七方,解决之路必须是各方共同参与。中国仅主张双边谈判从根本上解决南海问题只能是空想,只会在外交谈判上去扯皮。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