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令华

中国海洋局势要从困境中走出来

    中国和东盟各国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第九次高官会将于7月29日将在中国天津举行。 这是一个好消息。这样的高官会议陆陆续续已经开过8次了,然而南海争端局势目前仍然紧张多变,笔者希望通过这次磋商会,南海形势能够逐渐平静下来,有所好转。

     中国作为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签字国,为贯彻执行《公约》精神和条文,已经公开进行了两次领海基点和基线的宣布,并与韩国与日本分别签署了新的渔业协议,与越南在北部湾签署了海洋边界与渔业协议,进行了东海外大陆架的申请等项工作。半年前,中国与韩国开始了海域划界正式谈判。

    国际海洋划界活动正处在黄金时期,但熟悉近20多年来的国际海洋划界历程的人士会感到,中国海洋划界进展困难重重,在黄、东海和南海各海域都表现了举步维艰、苦于应对的局面,这种情况的出现固然有其深厚的外部原因所干扰,但是其内部原因更加突显。这种状况如同历史上1933-34年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那样,敌方力量虽然强大,但是失败的主要原因是在于内部领导人在社会、政治、经济上推行一系列过‘左’政策造成的结果。过分的主张和举动不仅不会自身得到利益,反而只能伤害自己。作为国人,这种深刻的教训必须要加以重视,永远铭记。

   由于国内官员、专家和学者们缺乏对1982年《公约》精神与条文的正确认识和深入的研究,国内颁布的不少海洋法律中的某些条文都与现代国际海洋法相抵触,尤其是表现在国家的领海基点基线确定和海洋划界主张上。存在的这些问题至今仍然严重困扰并阻碍着中国海洋划界的正常进展。

   中国应该把1992年2月25日由人大常委会颁布的《领海及毗连区法》第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基线采用直线基线法划定,由各相邻基点之间的直线连线组成”做出修改,在法律条文中需要表达出在平坦的海岸区应该划为正常基线等内容。欲顺利划出公平的海洋边界,必须扫除各种障碍,这是首先应做好的第一步。公布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领海基线实在是开了个国际玩笑,损害了国家的威信,增加了东海划界的困难和麻烦。另一个突出事例是对东海外大陆架的申请。经查证,在相向沿海国两岸距离宽度不足400海里的海域,国际上从来没有划分外大陆架的实践案例,而只有当事国划出正常单一海洋边界的操作。所以说,中国与韩国两国都向大陆架界限委员会提交了所谓东海外大陆架的申请,或者说是“挂个号”,纯属无稽之谈,并且在海洋划界理论上产生巨大混乱。 根据《公约》规定,在宽度大于400海里的南海,中国本来应该申请外大陆架却不去申请,以至使这项工作处在空白状态。中国国内某些人员和媒体无视《公约》74和83条条文规定,竭力主张和大力宣传南海“九段线”是中国的海洋边界线,具有法律依据等,是错误的。这严重障碍了南海正常的海洋划界工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