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令华

解决南海问题不尚空谈

      谈到南海问题时,几年前我国一位外交官在他所写的书中曾说:我国在南海海域主张范围仍十分模糊,对内则使我政府和企业在南海从事主权管辖和油气开发等活动时缺少国内法的的授权和保障,容易引发国际舆论的非议,并且对别国在南海海域的单方面油气资源开发活动难以进行充分说理和有说服力的外交交涉,更谈不上有效制止了。从长远上看,在南海海域权利主张范围问题上迟迟不决,不利于维护我在南海的海洋权益。

    他说,对传统海疆线的法律含义和价值,国内学术界也有不同认识和理解。目前对外采取仍模糊处理的办法。随着南海形势的发展,特别是当前大力推动南海地区的共同开发和合作,我们需要明确“九段线”即传统海疆线的法律地位和含义,以具体细化我对南海海域的主张范围。值得注意的是,我国一直在根据“九段线”来主张和维护我在南海的海洋权益。我们历来以“南沙群岛及其附近海域”这样的措辞来表达我对南海的权利和主张。笔者认为,以上模糊的主张只会扩大分歧,事与愿违。

      海洋划界是不能采取模糊处理的办法的。 我们现在提出要维护我国在南海的利益,在岛屿领土主权上采用武力解决的办法不是上策,也不能采用这种方式。况且,洋中小岛对整个海域的划线布局影响不会太大。应该说,维护南海共同利益唯一有效的主要方式是各声索国在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框架下,采取双边和多边谈判相结合的方法,认真积极地开展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划界谈判来进行。南海各国海洋边界界线解决清楚了,事情就好办了。好边界就会造就好邻居,对共同海洋开发资源也创造了必要的条件。目前在处理菲律宾南海仲裁案问题上采取空谈和扯皮的方式,绝对是解决不了南海争端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