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令华

早日解决海洋边界有利于东亚的和平和发展

在合宜的时间段内解决海洋边界,这是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对世界所有沿海国提出的要求。黄海、东海和南海欲成为和平、合作和友谊之海不能只是一句口号,政府需要实施正确和理性的政策,中国要在海洋划界事务上狠下工夫。当前世界各海域的海洋划界案例不断出现,1982年《公约》签署后30多年以来,许多沿海国把岛屿主权与海洋边界争议诉讼到国际法院等仲裁机构去解决,法院等严格遵循着1982年《公约》的精神和条文,公平合理地解决了领土和海洋边界问题,受到众多沿海国政府和专家的赞扬和青睐,值得肯定。国内有专家学者至今甚至还认为,国际法院等仲裁机构仍由西方所操纵,这是一种无知和偏见。

中国与韩国今年1月25日开始了海洋边界的正式谈判,需要尽快启动第二次谈判。4月上旬,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访华,中越两国商定双方要管控好海上分歧,表示努力做好北部湾口外以南的划界谈判工作。这是必要的。中国目前正在应对菲律宾南海仲裁案,需要冷静和认真和积极地处理。与日本在东海的划界谈判同样可以重启。

我国国内各大媒体应该认真学习和正确理解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精神和条文。官员和媒体负责人,以及某些军事人员应该懂得,岛屿领土主权和海洋划界问题需要一并同时考虑,不应该只强调其一,而不顾其二。有关专家和学者往往缺少国际法,特别是国际海洋法的基本常识,对领海基点与基线的确定,黄海、东海和南海海洋划界原则和理论阐述不正确。发表的文章常常肯定了具有模糊主张的南海历史“九段线”。对小岛礁法律地位的降低、专属经济区与大陆架边界范围的阐述不到位,这对于激烈复杂多变的海洋局势只能起到抱薪救火的作用。

海洋边界的早日建立对于稳定东亚政治形势,促进各国经济发展和睦邻友好关系意义深远。中国与周边各沿海国都是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签署国,解决争端必须主要以《公约》精神和条文为依据。黄海、东海、南海的海洋划界必须按照国际目前通行的海岸地理构形与海岸线长度比例方法和理论去解决,各海域都应采用单一海洋边界(SMB)来划界。解决争议应该大力提倡双边和多边谈判相结合进行,这样可以大大缩短谈判时间和节约国家的财政资金,并且提高谈判效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