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令华

专家说:海洋划界考虑的因素范围应该严格限制题

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Victor Prescott教授是著名的海洋划界专家,今年快90岁了。1999年曾受邀来华访问并与中国学者交流。1985年他出版了“世界海洋政治边界”一书,2005年再版。该书详细论述了领海基点的确定、国际海洋划界的理论原则和案例等。

Prescott有一个重要观点对于我们来说是可取的。他曾经说:“对于国际法院来说,不是所有的因素都能作为将要用于海洋划界标准来加以考虑。如果对世界中给予考虑的因素的范围不加限制,有可能使关于如何解决争端的辩论永无休止,特别是当划界双方之间存在显著分歧的时候更是如此。他以澳大利亚与巴布亚新几内亚之间的划界为例说,尽管澳大利亚就多雷斯海峡提出的无解可击的法律主张,使巴布亚新几内亚以贫困为由提出的主张却常使澳方处于守势”。如今, 国际法院与其他国际仲裁法庭等判决的案例与海洋各国的划界实践在理论及原则上已经走向统一,这也包括了国家领海基点确定标准的统一。沿海划界当事国主要依据海岸构形与海岸长度成比例方法划出各自应有的海域,考虑的因素严格加以了规定和限制,使划界工作简单、科学。国际法院与其他国际仲裁法庭等的威信在提高。中国的海洋划界实践,不论是在黄、东海,还是在南海都要遵循国际盛行的海岸构形与海岸长度成比例方法来操作。历史线是不足为据的。只有这样,南海海洋划界才会有成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