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令华

就菲律宾南海仲裁案谈南海争端问题怎样全面解决

2015年7月7日,海牙仲裁法庭举行南海仲裁案首场听证会。来自有关方面的信息如下:

  外交部发言人的谈话

    根据中新网2015年7月7日电文: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7日主持例行记者会,就菲律宾提起南海仲裁案等答记者问。

     问:菲律宾提起的南海仲裁案今天开庭,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对于菲律宾违背与中国多次达成的共识及其在《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中的承诺单方面提起的仲裁案,中国已多次阐明不接受、不参与的立场。中国反对菲方提起和推进仲裁程序的任何做法。去年12月发表的中国政府关于菲律宾所提南海仲裁案管辖权问题的立场文件已清楚地表明了中方立场。

  来自博友LIFEN的信息

    设于海牙的国际常设仲裁法院开审菲律宾提出的南海仲裁案,中国多次表明不会参与。菲律宾当局希望透过仲裁来确认中沙群岛黄岩岛位处菲方专属经济区(EEZ)内。常设仲裁法院的五名法官星期二(7月7日)将首先就法庭本身对此案是否有司法管辖权进行听证。菲律宾派出首席检察官、外长、防长、司法部长和从美国华盛顿雇用的律师团队到海牙出席聆讯。外长罗萨里奥表示,马尼拉“无论输赢”都将接受仲裁结果。中国外交部一直认为菲律宾的仲裁要求不符《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范,仲裁庭无权审理。中国驻菲律宾大使赵鉴华星期一(6日)重申,中方“不接受、不参与”这次仲裁。

     华春莹上星期五(2日)说:“菲方此举实际上是披着法律外衣的政治挑衅,企图否定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进一步扩大菲方的非法利益,迫使中方在有关问题上妥协。”而在开审之际,《人民日报》旗下《环球时报》星期二引述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吴士存称,菲律宾就南海争端提出仲裁“并非单纯的诉讼行为,而是其在美国唆使下的一场政治阴谋”。

    这次聆讯将自星期二持续至13日。美联社指出,本阶段仲裁的重要性在于一旦法院裁定其本身不具备司法管辖权,则仲裁无法继续进行。路透社指出,国际仲裁法院是在4月份因应中国外交部于去年12月发表的一份立场文件而宣布先召开司法管辖权听证,并指出这无异于北京实质上介入了这场中方拒绝参与的仲裁。

     这份立场文件说,菲律宾提请仲裁事项的实质是南海部分岛礁的领土主权问题,超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调整范围,仲裁庭无权审理。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斯托里向路透社指出,仲裁法院似乎在尝试照顾中国的利益,但同时要平等对待中菲双方。而先针对司法管辖权进行听证将让案件的最终裁决至少被拖延六到12个月,也就是无法在明年6月菲律宾总统阿基诺完成本届任期之前结案。

今年1月,常设仲裁法院与中国签订东道国协议,于香港特区开展仲裁活动。法院秘书长斯布勒斯说,常设仲裁法院在日益蓬勃发展的亚洲开展活动,将对法院带来莫大益处。不过,菲律宾对中国提起的这起诉讼并未因为香港仲裁点的设立而改变聆讯地点,仍在海牙继续进行。

就菲律宾南海仲裁案谈南海争端怎样全面解决

    昨天,海牙仲裁法庭举行了南海仲裁案首场听证会。面对这个事情中国方面应该怎样去处理呢?怎样使南海国家象欧洲北海国家那样彼此和平相处、合作共赢呢?

    众所周知,南海争端长期突显,各种争端‘按下葫芦浮起瓢’,一直没有得到妥善的处理。解决南海争端需要全面地考虑问题,须知,它不是仅与一个国家的问题,也不只是限于岛礁领土主权问题。全面解决争端,早日使南海成为和平、合作和友谊的海洋,必须冷静和考虑存在的所有问题。这包括两个主要方面:一是岛屿主权问题,二是海洋划界问题。两者必须统一考虑,不可脱节。另外还包括中国(大陆和台湾)、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文莱和印度尼西亚六国七方共同参与,进行双边或多边磋商与谈判的问题。

在南海问题上,现在国内官方人士只是说:“中国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意志坚如磐石”,但是却忘却了对与海洋划界密切相关的岛礁法律地位问题的认识,即小岛礁一般拥有着12海里海洋区域,不具备拥有大陆架和专属经济区,且它对整个南海划线布局的影响不大。另外,在经济全球化、东亚一体化趋势强烈、推动“一带一路”战略的今天,任何国家强调领土归属绝对化,解决分歧就是死结,特别对于南海国家(包括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等国)来说。提起“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不知道这个所谓“附近海域”究竟是多大。是12海里?还是24海里,或者是200海里?“附近海域”缺乏法律上的意义。所以,外交部官员至今使用的外交辞令“中国对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是个模糊概念。根据1982年《公约》规定,中国主张拥有主权的黄岩岛只能有12海里领海,它距离菲律宾本土大约124海里,处在菲律宾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边界之内,这个问题需要明白,双方出现的分歧需要协商妥善解决。

国际规则表明,任何海洋边界和陆地边界都必须采用实线作标志。中国长期坚持占据南海绝大部分海域的历史九段虚线的主张,与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文莱及印度尼西亚主张的200海里边界发生大面积重叠,与上述国家的矛盾屡屡显现,其效果只会拖延解决南海岛屿主权和海洋划界的正常进程。必须清楚:南海“九段线不是中国的海洋边界线。中国需要向世界明晰地公开宣布南海“九段线”的法律含义。

    另外,中国还要修正在南海的领海基线。西沙群岛海域面积大,领土面积小,这里的领海基线不符合国际法。中国近年来有的专家主张在南沙群岛宣布领海基线是错误的,是缺乏国际海洋法常识的表现。

当前对于南海争端岛屿主权和海洋划界问题完全可以按照国际法,尤其是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精神和各项条文规定,各国通过平心静气的友好谈判或诉讼到国际法院或国际海洋法法庭等机构去解决。近年来不少沿海国,包括东亚的某些国家,例如,新加坡与马来西亚案例、缅甸和孟加拉案例,他们的结果都还是很圆满的。值得中国学习。打铁先得本身硬。 中国必须调整南海政策、改变概念、修正立场,开展多边谈判,认真积极地应对菲律宾提出的仲裁案,要求真务实地从根本上解决南海问题,不能让中国这个“老大难”问题拖给下一代去解决。

 吴士存和王颖在南海问题上应该受到批评

    2014年2月14日《环球时报》在其“国际论坛”上刊登了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吴士存的一篇文章,题目是:南海九段线法律地位不容否定。大家知道,自从1947年起中国在南海地图上标出了一条断续线,或称“九段线”、“U型线”(即传统海疆线),对该线的法律含义中国官方尚未做出正式、明确的宣示。随着国际法和南海形势的发展,特别是为了推动当前南海地区的和平稳定形势,中国现在迫切需要阐明“九段线”的法律地位和含义。吴士存及其该院某些研究人员长期无视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精神和条文,缺少国际法常识,在南海问题上随心所欲地说教,忽悠国家和大众,是不应该的。

      2014年11月初,在南京召开了名为“海洋国家发展战略高层论坛”。参加这次会议有来自北京等地的学者600人之多。会议主要涉及南海“九段线”的历史性问题。中国科学院院士、南京大学地理系王颖及其弟子们“充分利用”了在南京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和南京大学图书馆收藏的民国时期的档案资料在这个高层论坛上进行宣讲,对“九段线”作出大力肯定。 而大约在10年前,王颖等人曾在南京大学学报上发表过一篇关于海底地貌和南海断续线的文章,文章肯定了该线,并且对我国某些领海基点的确定做了随心所欲地解释。王颖等人缺乏国际海洋法、现代海洋划界及领海基点确定的基本常识,搬出所谓历史档案,肯定历史线,对中国海洋划界工作只能起到负面和阻碍作用。

     目前作为中国科学院院士的王颖,在南海问题上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其对我国海洋方针和政策制定的影响是恶劣的,应该受到严厉批评。

需要说明的两个案例的判决

     (1)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案例涉及到岛屿主权及海洋边界的判决。1995年8月7日新加坡与马来西亚政府签署了领海边界精确划定协议。新加坡与马来西亚两国政府就新加坡海峡中的岛屿主权问题曾经存在争端。新加坡曾于1980年2月14日向马来西亚递交外交照会,抗议马来西亚地图把白礁岛列为马来西亚岛屿。1994年双方决定由国际法院来裁决该岛归属。白礁岛,位于新加坡海峡东部的南中国海水域,其面积不足一个足球场大小。2008年5月23日,位于荷兰海牙的国际法院以12票对4票判决白礁岛主权属于新加坡。同时,法院分别以12票对l票裁决白礁附近的中岩礁主权属于马来西亚,南礁主权视其所属海域而定。判决结束了历时近30年的两国争议。并且,实践证明了判决对于两国的和平相处和经济繁荣与发展是十分有益的。

      (2)2012年年3月,国际海洋法法庭就孟加拉湾中缅甸与孟加拉两国海洋边界争端作出最终裁决。裁决作出后,孟加拉国和缅甸两国政府均对裁决表示满意和接受。  国际海洋法法庭是根据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成立的专门处理海洋法争端的常设性国际司法机构,对缅甸与孟加拉海洋争端的判决是国际海洋法法庭成立后对国际海洋边界判决的首个案例,同样是亚洲海洋边界的第一个判决案。该案的边界划定运用了两国新确定的正常基线,并从该基线起向海200海里位置扩展到外大陆架部分。在划界过程中,法庭考虑了岛屿的法律处理等问题,对海底地质地貌因素排除在外。这符合30多年来国际海洋划界规则和和实践的大趋势。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