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令华

《环球时报》应该全面和正确地报道南海问题


    昨天《环球时报》国际论坛上推出了上海日本研究交流中心的研究者郁志荣写的一篇文章“依法治海从完善海洋立法做起”。文章中作者虽然提到中国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缔约国,要履行《公约》所赋予的义务,尽快制定中国国内海洋基本法等,但是,读了郁的一些发表文章后令人感到,与国内的一些海洋法“专家”一样,他实际上是不理解、不懂得《公约》的伟大意义和各项条文规定的。 早在2014年4月2日,笔者在博客上写了一篇题目叫“郁志荣对南海“断续国界线”的认识和解读不正确”的文章。文章说:郁最近一、二年在《环球时报》等报纸媒体上发表了不少关于论述东海、南海形势等的文章,这些文章中的内容大都落后于国际海洋法和海洋划界的发展形势,其观点倒行逆施。

    比如,他在去年4月1日在《社会观察》杂志和“环球网”上发表的“南海问题突破口——厘清断续国界线”一文。文中说:“现在是应该明确态度和表明立场的时候了。我们应该当机立断,重申“断续国界线”是中国南海管辖海域的外部边界线,我国对线内岛礁拥有主权,对线内上覆水和海床底土可行使管辖权和主权权利,他国享有航行自由、飞越自由和铺设海底电缆管道自由的权利,其性质相当于《公约》的专属经济区制度和大陆架制度。但是,南海管辖海域大可不必按照《公约》规定划界,因为60多年前公布的“断续国界线”就已经明确了我国南海的管辖范围并赋予了牢固的法律地位。近半个世纪后出台的《公约》,不会也不能动摇、否定和推翻我南海“断续国界线”,等等。

  1996年中国政府批准了《公约》,因此我们必须在这个《公约》的框架下行走,遵守它的各项条文。只有这样,南海争议才能有望解决。现在国内一些学者和办报人等对它的精神和条文进行片面解释,甚至否定是错误的。郁志荣等人无视《公约》74条和83条规定的世界沿海国建立200海里海洋边界的规定,不懂得国际海洋划界的现代理论和怎样确定领海基点和基线。笔者认为,他们落后形势、墨守成规,自作聪明,不仅是没有任何资格去谈论所谓依法治海,完善国内海洋立法的问题的,而且是在海洋法理论上制造混乱,必须加以严肃批评。

     长期以来国内《环球时报》等媒体由于缺乏对国际法,特别是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精神和条文的正面理解和宣传报道,发表一些对解决南海问题提倡采用动武方式、认为“九段线”就是中国的海疆线等文章,这是不妥当的,无益于南海问题的早日全面解决。

     最后要说的是,昨天本人在博客上写了“‘中国海洋问题学者’在瞎说些什么”一文,批评了中国南海研究院所属的一位中国海洋问题学者认为南海断续线就是我国南海海疆的范围,仅主张和坚持双边谈判方式解决南海争议和对国际法院等机构片面和错误的看法,正如在博客文章一开始所写的那样,《环球时报》时常把一些不符合国际海洋发展潮流的国内学者推上版面来解释或者补充说明些问题。当天《环球时报》又把另一个与国际海洋法发展潮流常常对着干的国内学者推到自己报纸上来做鼓动宣传。报纸和文章作者以其昏昏,令人昭昭,在中国的今天,这怎么能行得通呢!

评论